端阳园也需要这把老骨头41

长沙开会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退休前三件大事 >> 教育之人研究 >> 历程成果 >> 休闲办成第二件大事:研究宣传教育之人罗辀重

休闲办成第二件大事:研究宣传教育之人罗辀重
发布时间:2015-12-30 15:34:04 作者: 来源:


       20世纪80年代末,在编纂《湘中教育志.人物传》时,发现了罗辀重。
罗辀重(1889-1950),字春驭,湖南省湘乡县白露湾(今属娄底市西阳乡)人。1914年,他毅然自费到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专攻儿童教育,师从杜威,与陶行知等同学。1920年,他学成回国,谢绝高官厚禄,直奔湘中山村,埋首乡村教育数十年,直至离开人世。他30年如一日,以陶龛学校为基地,进行乡村基础教育的综合改革,把自己的家产全部变成了校产,连留美带回的照相机和几百张风光画片也献出做为办学之用。他立足当时,面向未来,实施“群、德、体、智、美”五育并重的“素养教育”,在一个局部范围内成功实现了所有的儿童都能受到教育,并得到全面发展的近现代“教育的革命”,被人誉为“教育之神”。
       历史有时会惊人的相似。明末清初,中国有三大进步思想家:黄宗羲、顾炎武、王夫之。可在17世纪末到19世纪初的100多年中,人们只知有黄、顾 “两先生”,而不知有王夫之(船山)先生。直到150多年前,邓湘皋、曾国藩编刻出《船山遗书》后,王夫之才为世人所知,并与黄、顾,并称为“清初三先生”。20世纪前期,中国教育界群星璀灿。但50年代后,只有陶行知、晏阳初等少数几人为世人熟知,而当时就被誉为“教育之神”的罗辀重,却鲜为人知,连本地“后生小子”都“不能举其名姓”。直到20世纪80年代,台湾有人发起纪念罗辀重的活动,罗辀重才从被历史遗忘的角落抬出来。大陆重建陶龛学校和纪念罗辀重的活动,在统战部门的支持下,大大热闹了一阵。1987年,有几个年老的陶龛校友成立了罗辀重教育思想研究会,但他们力不从心。1990年全国七届人大代表王工提出“总结、推广爱国教育家罗辀重的教育理论”的建议后,湖南也曾想组织力量进行研究,亦未能如愿。虽然此时台湾和大陆都有几篇有关罗辀重的文章出现,但对陶龛的办学经验和罗辀重的教育思想并未有较为系统的总结、研究。
       在这种情况下便有了我的第二件大事。庆幸的是,这时还有一大批海内外年老陶龛校友健在。他们提供了不少原始材料和口啤资料。如果再晚几年,随着这些老人的相继离世,说不定罗辀重的教育思想将被永久埋没了。
1991年,我在《湖南教育研究》发表“罗辀重教育思想初探”,“以其资料翔实与立论缜密,获得赞誉”(编辑陈健语),罗辀重教育思想研究会破例吸收我为研究会会员。1994年,研究会补选我为副主任,1996年又要我担任主任之职。这时,研究会虽然名义上还有几位老一辈陶龛校友,但能实际从事研究的几乎只有我一人了。几年中,我写出了“再探”、“三探”以至“十探”,想在《湖南教育研究》上连载,得到的回复是:《湖南教育研究》“拟广泛地刊载湘籍教育名人思想研究,暂不宜集中版面刊载某一人的思想研究”。于是,1997年我便创办《罗辀重教育思想研究》季刊,并着手编辑出版《罗辀重文集》。先是托熟人找了几家出版社,都不愿做这无利可得之事。最后只身跑到湖南教育出版社,他们答应出版《罗辀重文集》。是真诚感动了他们,还是他们觉得“有此责任”,或者二者兼有?反正与他们社长、总编素不相识。 
       我一直在努力,想把罗辀重教育思想研究由个人的自发行动变为有组织的政府行为,均未能成功。1992年,我在市五届人大会上提议研究宣传罗辀重教育思想,没有结果。1998年,我在市首届政协一次会上再次提议,还是没有引起重视。1999年,一拖再拖的《罗辀重文集》终于在罗辀重诞辰110周年之际出来了。在市政府的支持下,我垫资承办了“罗辀重诞辰110周年纪念暨《罗辀重文集》首发式”。会议形势非常喜人。市教委、市教科所领导均出席会议。全国各地70多名专家学者齐集娄底。主管教育的副市长指示:“我们的师专和教科所,应义不容辞地担负起罗辀重教育思想的研究和推广工作,不能再让它成为少数人的个人行自发行为,而要成为有组织的社会行为。”他表示:“我们有决心有信心,让他(罗辀重)的基础教育改革思想和实践经验重新在湘中娄底这块土地上发芽、开花、结果,然后把它推向全国,推向 全世界。”娄底师专的领导也当场表示,将承担我打算在2001年召开的全国性的罗辀重教育思想研讨会。我本想在自己编印出《罗辀重诞辰110周年纪念暨“罗辀重文集”首发式》一书后,就移交。然而,会议过后将近一年,一切照旧。市政府答应的15000元会议经费,直到2001年才由市教委给付10000元。
       2001年初,在市首届政协三次会议上,我与35名政协委员联名提议要求在大会上就罗辀重教育思想的研究发12分钟的言,没有回音;提议市委、市政府对罗辀重教育思想的研究与推广作出决策,亦无回音。当我知道师专已无意举办全国性的罗辀重教育思想研讨会,再想自我准备时,时间已经来不及了。我想再找湖南教育出版社出版《教育之神罗辀重》,他们说:“《罗辀重文集》,我们出了。书都给你,不要你一分钱。但如果再没有政府领导出面,出有关罗辀重的书,不要再找我们,自费出版也请找别的出版社。”好在不久,新风出版社闻知找来,《教育之神罗辀重》得以在2000年出版。
我在出版《教育之神罗輈重》一书时,有位陶龛校友、清华大学毕业的工程专家,曾建议我不用“教育之神”做标题。他说:“輈师地下有知,是不会同意的。”可当时书已开印,难以更改。2005年,我在创办“万星楼”网站时,罗輈重的研究专栏,为了保持与原书名一致,仍标题为“教育之神研究”。但随着对罗輈重素养教育知晓的人不断增多,不少人对我说:“罗輈重的素养教育好是好,就是我们一般人做不到。”于是我下决心要将“罗輈重”名字之前的四个字,改动一个字,即将“教育之神”改为“教育之人”。2010年9月28日,万星楼网站“教育之神研究”专栏,正式更名为“教育之人研究” 专栏。这就是说:“罗輈重”是“人”,不是“神”;他的素养教育,凡是人,只要有心去做,有行动保证,就能做到。
       我在“罗辀重诞辰110周年纪念暨《罗辀重文集》首发式”上的发言(“罗辀重的基础教育改革思想和实践的历史地位与现实意义”)一文,刊登于《娄底师专学报》2000年第一期,也被香港国际教育协会看中,将其评为“特等奖”,特邀我出席2001年8月在泰国举行的“第六届国际华文教育论坛暨华人教育家成就颁奖大会”。我觉得这是将罗辀重推向世界的一个机会,必须抓住,于是积极筹集资金。从市财政得到10000元的补贴,自己再准备了7000元。与会者大多是身兼教授、研究员的校长、书记、县市长、教委主任和有较多科研经费的教授专家,他们会后大都考察旅游,花费在二三万以上。我开完会立即赶回,这一万多元没有白费。我在会上作了一个几分钟的“有关教育之神罗辀重研究”的发言。这个发言又被大会评为“一等奖”。不久,又从娄底日报上看到,《教育之神罗辀重》一书被评为娄底市第三届社会科学成果一等奖。
       更为喜人的是,2001年10月18日,我被特邀出席《湖南教育史》“省内专家评审会”,另有省社会科学院、湖南大学、湘潭大学、湖南师范大学等10来位教授专家出席。我在会上介绍了罗辀重及其素养教育思想,希望《湖南教育史》编委眼光超前,将罗辀重浓墨重彩写进去,得到与会教授专家的一致赞同,有关领导便要我起草“罗辀重的素养教育思想与实践”一节,将罗辀重与杨昌济、徐特立和青年毛泽东并列为民国时期的湖南教育家。这篇一万多字的书稿首先被《湖南一师学报》全文刊发,然后被省教育厅有关部门摘要采用七八千字,以“罗辀重与陶龛学校”为题单立为《湖南教育史》中一节,2002年由岳麓书社出版,从而确立了罗辀重基础教育改革家的历史地位。
        我的罗辀重教育思想的研究能够坚持下来,众多热心人士(包括有的领导)的支持是不可缺少的。他们不仅在经济物质上给予资助,而且更重要的是在精神道义上给予支持。2000年,就有30多人填表加入罗辀重教育思想研究会,有广州的与罗辀重共过事的90多岁的离休干部,有安徽的全国人大代表,有教授、特级教师、研究员,有干部、领导。尽管他们不一定会从事多少实际研究,但他们愿意加入,就是一种莫大的支持。那些诸如“湘中奇土”、“湖南一杰”、“湘中教育的福音”、“湘中教育家”等赞誉的话语,是不能单单视为花环的,它其实是人们发自内心的一种道义支持。
       有的人不理解,说:你一不是罗辀重亲属,二不是陶龛校友,三不是罗的同事朋友,四不是组织领导安排,五不是要靠此出论文评职称,何以如此热心罗辀重的研究?在2001年10月19日的《湖南教育史》省内专家评审会上,就有专家开玩笑地对源流史专家何光岳说:“你要查一查,看姓佘的与姓罗的有什么渊源关系。”其实这很简单,我们在渊源上同为炎黄子孙,在心灵上悉悉相通;另外就是罗辀重值得研究,应该研究,我喜欢去研究;还有就是如果我不去研究,就可能没人去研究了(有的人想研究则力不从心),这样,罗辀重的教育思想就会失传,那我们就会既有愧于前人,又有负于后人......
       2002年8月,《罗辀重教育思想研究》季刊宣布停刊,但我并不会停止对罗辀重教育思想的研究和宣传。2004年退休时,我筹资兴建了端阳史志馆的中档次馆舍—端阳楼,第一件事,就是在端阳楼设立了一个“教育之神瞻仰厅”。
       退休后,教育之人的研究宣传仍在继续。2005年12月,在娄底电信的帮助下,“万星楼”网站开通,“教育之神(人)研究”成为该网站一个重要栏目。2009年,我落户“博客中国” ,陆续刊发我的尚未出版的《素养教育叙论》(《世界末日的诺亚方舟》)......


上一篇:素养教育叙论第一章第一节  下一篇:世界末日的“诺亚方舟”模型
相关评论more>>

欢迎发表自己的高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