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星楼文化体验·田园生话·自供胜特供3

万星楼文化体验·血性素养4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老版万星楼1 >> 教育之人研究 >> 研究文选 >> 中心训练月(之一)2013.1.2... 2013-1-28

中心训练月(之一)2013.1.2... 2013-1-28
发布时间:2016-01-15 11:30:52 作者: 佘国纲 来源:端阳史志馆
第三章 “素养教育”的制度举措
第五节 中心训练月(之一)
中国哲学家张载说:“学所以为人”;外国启蒙思想家卢梭说:“人是靠教育而成”;陶龛学校主持人罗辀重说:教育就是“教人做人”。
“教人做人”,不光是要让人懂得“做人”(做“血性”之人和为什么要做“血性”之人)的道理,更重要的是要教人去实践做“血性”之人,就要在“教学的过程中培养,实际的活动中训练”(1947年12月18日《陶龛旬报》“我们对教育的主张”),使之成为习惯,成为素养。为此,罗辀重在自己管理的陶龛学校特意创设了“中心教学旬”和“中心训练月”两项制度。
如果说罗辀重设立“中心教学旬”制度,主在“教学的过程中培养”,那么他设立的“中心训练月”制度,则主在“实际的活动中训练”;如果说:“培养”,主要是教人懂得“做人”的道理,懂得应该做什么样的人的话,那么“训练”,主要就是实践“做人”,做“血性”之人。
罗辀重有一个外甥孙,立志学习他的祖辈,2010年到美国留学,研究教育学。2011年,我在他的《教育合众国》的博客上,看到他写的一篇《哭泣的老教授》,很有感触。文章写道:
那位老教授给学生放了一段1970年的视频。那段视频,是当时一个社区学院的黑人学生和学校心理咨询顾问之间的一段对话。学生想在毕业后从事心理咨询工作,但并无相关的学业背景(他有体育的特长),于是问这个咨询师应该如何做。这个咨询师低头翻了翻材料(估计是学生的档案或简历一类),很不经意地轻叹了一口气(类似于我们平时做出回应之前的“呃……”,只不过句末有清音的吐气),然后说:“是这样的,你首先需要拿一个本州的咨询师认证,并且需要一个硕士学位,然后还需要……”。在这整段话的末句结尾处,咨询师又有一个不大明显的连着语句顺带而出的笑声。之后,那个黑人学生的表情明显和以前不一样,他一声不吭地站起来,然后走出了镜头之外。
老教授停住视频,告诉大家:接下来的情况是,这个黑人学生说什么也不肯继续对话了,他一直反复地说:“他侮辱了我,他侮辱了我……(insult)”
沉默了一会儿,教授问大家:你们知道这个侮辱是怎么发生的吗?
大家都说:是那声叹气和那个笑声。
教授说:是的,但更关键的是,当我们事后再访谈这个咨询师时,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地方冒犯了这位学生。在与他一起回顾录像的过程中,他才第一次发现自己原来有那个叹气和那个笑声,而他之前是完全没有意识到的。
又一阵沉默后,教授继续说:“在我整个民族志研究生涯里,这样的‘不经意’无数次地出现;如今,距离这个视频的拍摄时间已经有40年过去了,但这样的种族歧视(institutionalized racism)仍然每天在发生着;我40多年的工作即将结束(他将在这个夏天退休),但我悲哀地发现,我的努力是失败的,我没有改变这个现实,没有改变哪怕一点点……”
老教授长久地沉默,教室里安静得很。最后,他说:“现在只能靠你们了,这条路该由你们接着走下去了……”说到这儿,这个年迈的教授(80来岁),这个从西北、哈佛、宾大到加大一路叱咤风云的学术巨擘,这个从音乐学转到人类学又转到心理学和教育学的天才,这个我们学生眼中的大明星和幽默而慈祥的老爷爷,竟然嘤嘤地哭了起来。
这个老教授的哭泣,的确令人感动,更发人深思。为什么几十年来,致力告知人们“种族歧视”不对,却总是“不经意”发生着“种族歧视”的事情?正如罗辀重在《智育及其他》一文中所说:“为什么有些人明知汉奸做不得,而竟做了呢”?“就是缺少素养(平日的修养)呀”。

上一篇: 中心教学旬(全节)2013.1.2... 2013-1-22   下一篇:中心训练月(之一)2013.1.2... 2013-1-28
相关评论more>>

欢迎发表自己的高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