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星楼文化体验·田园生话·自供胜特供3

万星楼文化体验·血性素养4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老版万星楼1 >> 教育之人研究 >> 研究文选 >> 中心教学旬(全节)2013.1.2... 2013-1-22

中心教学旬(全节)2013.1.2... 2013-1-22
发布时间:2016-01-15 11:33:31 作者: 佘国纲 来源:端阳史志馆
中心教学旬(全节)
     罗輈重的素养教育,整体上是以教人“处世处群”的“群育”为其教学中心的,也就是以“律己讲诚信,待人讲仁义”的“血性”为中心的。
但在不同时期,这个“处世处群”教学中心的具体内容亦有所不同,诚如1942年毕业于陶龛特科班的曾述尧所说:抗日战争时期,“母校的一切教学活动,都以抗日救国为中心”的。
而在每一时期中的每一旬,罗輈重在他所主持的陶龛学校又创立了一个与“旬日教学制”相对应“中心教学旬”制度,即:学校的教育教学,每旬都围绕和突出一个具体的中心内容,这一旬就被称为这一内容的中心教学旬。
       这个每旬的中心教学内容,由学校主持人根据学校素养教育教学实际需要提出,既有针对性,又有时代性。它不是以学校德、智、体、美、群五育课程中的什么国语、英语、作文和绘画、唱歌等的某科目为中心,而是以做人所必须具有的某种具体素质内容为中心;它不仅要体现在德、智、体、美、群五育课程某一学科的教学中,而且其他学科的教学均与之渗透、相连。
1937年10月下旬,陶龛学校鉴于全面抗战爆发,定该旬为“抗敌预备旬”。该年11月8日《陶龛旬报》“校闻”记载:“本校上旬为‘抗敌预备旬’,以半旬为训练时间,以半旬为演习时间。演习于26号开始,在那一早晨,宣布‘戒严今’,全校顿现严肃气象:各要口均站岗,日中对行人加以搜索;夜中要有口号方能通行;吃饭不能做声,限10分钟吃完,起初只有最少数末吃完,亦只能放下碗筷,渐渐地大部分都能如时听饱,有水尚不须10分钟的。在这5天内,演习了空袭警报、束装集合、灯火管制……其中尤以28夜之半夜紧急集合,各人都从睡梦中爬起,整齐服装,集合后,手挽着手在黑夜中摸索,向校外绕行一周,为最紧张而严肃。在这中间,充分表现出互相合作及站在一条战线之必要。”
1937年底,陶龛学校修建三十周年纪念堂,学校便以“劳作”为教学中心,各班均有“劳作”中心旬。该年12月8日《陶龛旬报》“校闻”记载:建筑三十周年纪念堂,正在着手动工,就是打基础,我们的儿童出了钱,还高兴出力,规定这一旬起,劳作课以搬运打脚用之沙和石为教学中心。每班规定一个地方,将沙石堆成各种形式,每日由算术导师实地教学,测量各式体积,列成分数,以定各班之努力数。各班竞争烈,即课余之时,各人亦自动地用手推车或板车或面盆或箢箕,争往河边取沙石,连日全校成了“劳作狂”,即平日不爱劳动的,亦都愿献力流汗,为团体争取成绩。
1939年下学期,陶龛学校为注重生活教育,曾先后以“食、衣、住、行、乐、育”的人生六大需要,和人生必须具备的六艺(六个方面的修养和技能—礼、乐、射、御、书、数)等内容为各旬的教育教学中心。据1939年下学期《陶龛旬报》“校闻”记载:9月21日至30日,该旬教育教学中心为“食”;10月1日至10日,该旬教育教学中心为“衣”;10月11日至20日,该旬教育教学中心为“住”;10月21日至30日,该旬教育教学中心为“行”;11月1日至10日,该旬教育教学中心为“乐”;11月11日至20日,该旬教育教学中心为“育”;11月21日至30日,该旬教育教学中心为“礼”;12月1日至10日,该旬教育教学中心为“乐”;12月11日至20日,该旬教育教学中心为“射”;12月21日至30日,该旬教育教学中心为“书”……
20世界40年代毕业于陶龛的贵州校友李惠予,在《我爱诗的校园》一文中说:母校“结合其独创的旬日教学制,创造性地组织各种中心教育旬,诸如爱国教育旬、社会服务旬、户外教学旬、互助旬、工艺旬、劳作旬等等,先由校部动员部署,由老师带领组织落实。教学内容不断创新,既突出中心,又推动一般,生动活泼,丰富多彩,并且深入人心。现在看来,这是一种相当巧妙的教育艺术,也可说是“诗的生活”。
陶龛学校每个中心教学旬的教学组织安排均较严密,不但要求具体明确,而且措施切实可行。其实施的措施大体有以下几种:
一是纪念旬会。
      陶龛学校,每旬都有一次全校性的纪念旬会,由导师演讲。
1939年11月28日的《陶龛旬报》刊登了五年级二班(39班)一位名叫万里军的同学的一篇文章,题目是:《记輈重先生在本旬旬会中对我们说的话》。这就是陶龛学校主持人罗輈重,在该旬旬一,即11月21日上午,在三十周年纪念堂举行的全校性的纪念旬会上的讲话。
万里军同学记录说,輈重先生在演讲时,首先问40班同学“我们人需要些什么才能生活呢”?大家回答“衣食住行乐育”后,他说:“我们既有了衣食住行乐育能够生活了。但是,我们要怎样才能永远保住我们衣食住行乐育呢?”接着历数日寇的罪行:“试看沦陷区的同胞,敌人把他们的粮食拿去,使他们不能够‘食’了;把他们的衣服都抢去,使他们没有‘衣’了;把他们的房屋都占去,使他们没地方‘往’了;因战争把路都挖烂了,使他们不好‘行’了;这样,衣食住行都困难了,你想他们还能‘乐’吗?;他们的学校机关都被敌人驻扎了军队,你想他们还会有受教育的地方吗?这样,他们的生活要素都失去了”;说到这里,輈重先生就问39班的同学:“我们要如何才能保有我们的生活呢?” 39班的同学回答:“要抗战到胜利!” 輈重先生点头称赞“对”,并说:“那我们就要学习做事,莫只晓得要吃要穿,岂不变成造粪机和衣架子了”。
以上是万里军同学有关輈重先生演讲中对过去的几旬中心教学的检查和总结的记录。
有关该旬中心教学的内容和要求,万里军同学记录说:輈重先生说“这一旬,我们以‘礼’为中心来教训我们的同学。希望各位导师把‘礼’多多训导同学们”。接着,輈重先生把“礼”作了个简单的说明,并提出了具体要求,说:“个人方面,要有规规矩矩的态度:对年老的人要尊敬;对年少的人要和气;对残疾人要可怜,不要笑他;这就是礼貌。‘行礼’,我们要行得适当。例如:校里来了客,我们要行礼;或者见了从前的导师,我们要行礼;或者在校外遇见导师,亦要行礼;或者见了负伤将士,我们要行礼;这些礼是不能失了的”;“团体方面的,就是遵守严严整整的纪律。如开会时的仪式是礼,先举手发言是礼,少数服从多数是礼。所以,在这散会的时候,请你们有秩序地回班上去,这也是‘礼’了”!
罗輈重讲话中对学生的要求,立竿见影。万里华记录说:“果然,当唱过总理纪念歌之后,主席喊散会,只听见各班团长喊口号的声音,没有别的嘈杂,这样有礼貌地离开了纪念堂。”
罗輈重在每个纪念旬会上的讲话,许多陶龛校友几十年后都记忆犹新。20世纪末,据一些健在的陶龛校回忆,1947年,罗輈重在一个“合群”纪念旬会上讲话说:“一个人如果不合群,即使你的学识怎样高超,才能怎样过人,也是站不住脚的,甚至要被时代所淘汰”(陶龛校友喻董陶1997年回忆);在另一个“求学”纪念旬会上说:“学校是天堂。儿童们生活在天堂里,就要发奋求学。文化是人类最需要的营养品,有了文化就有了科学,就能创造一切投入祖国的建设。你们还要好好锻炼身体,将来才能保卫祖国,保卫世界和平”(陶龛校友陈仲志1993年回忆)。
二是课堂教学。
陶龛的中心教学旬,虽然不以“群、德、体、智、美”五育中的某一学科内容为中心,但每一学科的课堂教学都会有机地融入“中心”的内容。
1940年3月,陶龛学校“礼”的中心教学旬就自编有教材《新生活的礼与新生活的食》。
教材开头指出:“在新的年代、新的环境、新的人群中,过新的生活”;“礼义廉耻表现在衣食住行,这便是新生活运动的精神”;“礼,是规规矩矩的态度、严严整整的纪律”。
教材分两个部分:“普通的礼”和“会食的礼”。
“普通的礼”列有7条:
1、从学校回家,看见父母尊长,我们应该怎样表示敬意?
2、人多的地方,行动常常被阻、,你用力挤进去或撇开别人抢头,这算有礼么?
3、人家偶然得罪了你或冲撞了你,你就开口骂人、动手打人,这算有礼么?
4、在团体生活中,故意违犯公约,这算有礼么?
5、头发长了不剪或披发不梳,这是没有礼貌。
6、领扣不扣,衣衫披起,鞋子不提起,这是懒和无礼的表现。
7、在公众场所,一面走,一面吃东西,或随地丢瓜壳字纸,或随地涕吐,这都是失礼的。
“会食的礼”也列有7条:
1、全桌的人,要听从公举的席理事的话。
2、摆碗筷只一人轮流去摆,别人不要同去。碗筷要摆正,不要乱丢。
3、一桌人未到齐,要等一等。但我们一听到鼓声要立即去,免人久等。
3、夹菜要礼让,菜屑饭粒不要乱丢地下,桌面也不要狼籍。
4、吃饭时讲话,高声大笑,不但妨碍秩序,不合卫生,而且使同桌人厌恶。
5、不要妨碍同在一边吃饭的人,不要边吃边走。
6、吃饭不要故意迟延,落在背后才听完,吃别人的残菜是最失格的事。
7、饭要按量添,不要故意剩一些在碗内,糟塌了可惜。
     教材所列14条,既有通俗易懂的道理,又是切实可行的行为训练规范。
1943年3月11日,罗輈重在陶龛学校纪念旬会上,报告该期公民训练以湖南省薛岳主席倡导的六大政纲“生养教卫管用”为中心,当月即开始“生民之政”,重心放在注重国民健康。
此后,陶龛学校的各科教学都有机地融入了“国民健康”的内容。德育课讲“生民之政”、“养民之政”,“教训儿童对衣食住行之注意”;体育课、算术课,开展“童子军”量身高体重;美术课教学画“健康儿童”、“养人山水”;工艺课教学“经济牙粉”;卫生课更是注重健康教学。
当时五一班有位同学就写了篇健康教学的文章发表在《陶龛旬报》上。文章的题目叫《上漱口课》。文章说:“今天,先生上课时,带来了一把壶,告诉我们里面是盐水,要我们每人去拿一个杯子,给我们每个倒了点盐水,教我们漱口,并要我们仰起脑壳漱。漱了,口里很好过。先生说,天天这样漱,可以预防一种病:脑腊炎。” (1943年4月18日《陶龛旬报》)
三是课外教学。
      陶龛学校每旬教学中心的教学更重要的是放在课堂之外。学生在课堂外的随时随地、一言一行,都在接受着有关中心教学内容的熏陶。
陶龛校友说:陶龛“注重健康、卫生。陶龛的学生和老师同吃同住。吃饭八个人一桌,学生三个菜,老师四个菜,吃饭用公筷,一个星期一餐肉。师生各自洗自己的碗,自己放好。上课打钟,‘咚!咚!咚! ’上课,‘咚咚!咚咚!’下课。‘砰!砰.....’打鼓吃饭。陶龛师生坚持早晨冷水洗脸,冬天也一样;晚上温水洗脚,夏天也一样;吃饭后要过一个小时才能去搞运动、劳动。陶龛学校每天都要检查学生仪表,衣服是否干净整洁?领扣扣了吗?是否留有指甲?手干净吗?检查了左手,检查右手,检查了手板,又检查手背。(《我们所知道的罗辀重》)
以上这些陶龛学生的日常生活无疑都蕴含着“健康旬”、“卫生旬”的中心教学内容,而且“互助旬”、“工艺旬”、和“衣”“食”“住”“行”“乐”育“等旬的中心教学内容也都融在其中。
《陶龛旬报》记载:1940年5月30和31日,陶龛学校举行了一次别开生面的 “体育技能竞赛会”,亦称“土运动会”。“土”自然是针对“洋”而言。“自欧风东渐,运动场上,笼罩着很浓厚的洋的气氛。甚么体育器具,都是洋式,球是洋球,话是洋话”。陶龛学校的“体育技能竞赛会”,则与之相反,一切都搞“土”的。
这种土运动会:奖品简单普遍,为自制多式纪念信封;特别注重运动道德之修养,力矫过去“运动反而害身”之弊害,先灌输儿童以运动卫生之常识,竞技时,如有疲乏、皮破流血等现象表现,即为身体经不起锻炼之证明,即不能取胜;内容注重在双手万能和力的表现;项目则从康熙字典的“挑手部”选出来,有打(靶)、扛 (石)、抵(手)、捧(蛋)、掷(球)、投(标)、拔(河)、挑(沙)、担 (水)、托(石鼓)、扭(扁担)、挖(土)、扫(地)、推(车)、提 (秤)、抛(铁饼)、捉(迷藏.)、攀(树)、搓(衣)、搬(物)、摔 (角)、挤(油渣)、摆(秋千)、掀(杠)、拳(技)、操(身)、撑 (杆)、握(力)、拦 (老鹰)、捉(小鸡)等30多项;全校500多人,分成高、中、低三组,每人至少参加了一项,多的参加达四项;竞赛单位为班,各个人所得成绩,累积为班的成绩;记分标准,不仅在技术能力方面,于人格品德方面的表现,尤为重视;预先创作教唱《体育技能竞赛会歌》;开得十分热烈,有力地推动了体育的普及。
这样的土运动会,无论在何种中心教学旬召开,都丰富地蕴藏着那种中心旬的教学内容。
四是心得体会。
    陶龛每个教学中心旬结束,学生都要书写心得体会。有些心得体会会被选登在《陶龛旬报》上。
1939年10月28日《陶龛旬报》发表了 五二班王绩槐的《关于衣食住》心得体会。
文章一开始就指出:“衣食住是人类生活中断不可缺少的”。接着提出对人生不可缺少的“衣食住”必须认清两点:“第一点要认清的:衣,并不是要绸缎皮袍尼卦才算有衣穿;食,并不是要珍馐百味钟鸣鼎食才算有饭吃;往,并不是要高堂大厦西式洋房才算是住。我们要打破这种观念,把古人所说的‘布衣蔬食’、‘毕舍茅芦”’为我们日常生活的准绳“;“第二点要认清的:我们试看这般没有饭吃衣穿住处的人,在这时是不是冻得战战竞竞,挨饿在街头或人家的门首,流亡在沟壑或沦陷的战区?他们的苦楚,是不是使我们痛心呀”!
文章最后结合自己的实际谈认识:“再说我个人的“衣食住”。我在陶校过集团的生活,受“血性”的教育。我的家庭是固守旧俗的,但我对于那些时髦新装一点也不讲究。所以,我在校穿的是布衣,服的是平装,没有一点奢侈的形态;食用方面,校中规定吃饭打鼓为号,我每天按着鼓声用饭,无论吃肉呀时蔬呀,总是随大家转移,以团体的生活为生活,没有带私菜办私菜的特别举动;居住方面,我们的教室寝室也还是宽敞,窗户洞开,光线充足,与新生产的条件正相符合,实是我们顶好学习锻炼的场所。”
1939年11月28日《陶龛旬报》发表六一班刘本德的《我们要怎样才不算是衣架饭桶》文章,则从另一个角度(不要做“衣架饭桶”)谈自己的心得体会。
文章一开始就阐明“衣架饭桶”,是指“白穿白住白吃”的人。文章说:“这里之所谓‘衣架饭桶’,不是指我们平常所用的衣架饭桶,而是说的那些白穿白住白吃的人。因为有些人生在世上,每天只是吃饭、穿衣、睡觉,不能做一点事,对于锤、钻、针线、锄铲等事,一样也不会拿。这些无用之人,肚子里只装了些饭,不是和饭桶一样么?每天只把衣服披在身上,不是等于衣架么?”
文章最后表态坚决不做白穿白住白吃的“衣架饭桶”,说:“我们是人,是万物之灵,为什么还愿意做衣架饭桶?我们吃了社会给我们的饭,穿了社会给我们的衣,我们就要替社会做事,不要白穿白住白吃。我们还要知道,人生在世上,不做轰轰烈烈的事,意义就很平凡,所以我们还要做轰轰烈烈的事,才不算是白穿白住白吃,例如我们要穿衣能够自己缝制,要各种东西用能够自己做。”
在罗輈重的主持下,陶龛学校同样一个名称的教学中心,在不同的旬进行,就又有不同的具体内容安排和不同的措施实施。陶龛学校不同学期都有过“衣”“食”“住”“行”“乐”育”等中心教学旬,还有“卫生旬”、“户外教学旬”、“互助旬”、“工艺旬”、“劳作旬”等。但不同年代、不同月份的同名中心教学旬的内容安排和实施措施都是不尽相同的,就如陶龛学校的教学室里桌凳会每个学期都大体相等,但排列的方法每年都有一个新花样一样。
     陶龛学校1939年11月第一旬的教学中心与12月第一旬的教学中心都是同一个字:“乐”。但前者是人生六大需要(食、衣、住、行、乐、育)之中的“乐”,重心在“娱乐”、“快乐”;而后者是人生必备的六艺(礼、乐、射、御、书、数)之中的“乐”,即“音乐”。两个“乐”既相通又不同,罗輈重主持的陶龛学校都组织安排得扎扎实实、妥妥贴贴。
在11月初的“乐”的中心教学旬里,罗輈重专门写了一篇标题为《乐》的文章。他训导说:“娱乐”、“快乐”是“人生六大必需之一”,但我们要的是“正当的游戏和娱乐”,“决不可沾染不正当的游戏和娱乐” ;并指出:“独乐不如众乐:不要只图个人的快乐,而要谋集团的快乐;“要使大家乐:不要因谋自己的快乐,而使别人苦恼,使别人哭泣”;“游戏时游戏”,“工作时工作”。
该月8日《陶龛旬报》发表的六一班免费生邹国强的《在国难时期为什么还要寻“乐”》的文章,说明了学生对“娱乐”的“乐”的理解、认识和运用。
文章说:“这一旬的公训中心是乐。在这国难严重的时候,河山破碎,死了无数同胞,繁华的城市被敌人的飞机炸成一片焦土,损失太多财产,在国人每个人的脸上应该是悲愁的色,为什么还要寻乐呢?我们是看了河山破碎,死了无数同胞而乐呢?还是城市成一片焦土,损失了财产而乐呢?不是。我们知道乐的反面是愁。乐有娱乐的表现。古人说:‘乐莫乐于心相知 ’,就是使人心满意足,不愁什么,对于身体有很大的帮助,身体得到帮助就会强健起来。愁对于身体很不好,身体瘦弱甚至病了,这样一来,等到四五十岁就老了死了。所以外国人称中国人是东亚病夫。病与愁很有关系,所以在国难时期,不要感伤消极,应寻快乐,锻炼身体,才能收复失地,才能死里求生。”
      1939年12月“乐”的中心教学,该月8日《陶龛旬报》发表的六一班朱鸣时的文章《“乐”有什么用?》,让我们得知12月之“乐旬”与11月之“乐旬”之不同。
文章说:“这里所说的乐,不是指我们平常所说的‘快乐’的乐,而是指的音乐的‘乐’。‘乐’,我国古代使用他做教学的科目,为六艺中之一。现在,世界各国也都重视。因此,乐可以令人兴奋、愉快,可以令人痛哭流涕,可以联络感情,可以表示团结的精神,可以陶冶情性,有时还可以挽救国家的危亡。战争时,可以用他争胜利。例如:1780年,俄国波兰(不是这一次),快要攻破波兰京城华沙时,波兰一个童子,用军号吹了一个悲壮万分的歌,警告波兰人民。华沙城里的军民听了,大为感动,就也死力抵抗,终于打退俄军,保住了国土。我国秦朝末年,汉楚之兵交战於垓下,汉兵围楚数重。汉兵深夜於高埠上吹铁笛作楚歌,楚兵听了,都想起了家乡,无心作战,卒被汉兵所灭。乐的感人如此,乐的用途真是伟大极了。所以我们应该提倡乐,要使每个人都对乐感兴趣,那我们的国家一定能够转弱为强,一定能够抵抗敌人。”
《陶龛旬报》对中心教学旬的内容、组织安排等大都有所报道。因为《陶龛旬报》在旬八出版,因而其报道还带有总结性质。
如1939年10月中旬:“生活教育中心为‘住’。除研究总理(孙中山)遗教关于住的问题外,特别注重内务之检查”(1939年10月18日《陶龛旬报》“校闻”); 10月下旬:“视察湘中区之省督学陈敬之先生,于昨26号由县来校视察。是夕,教职同行开茶话会于中山纪念堂。陈督学于谈话中,报告我们一些有关抗战的消息。27上午第一节课时,全体师生集合开会,欢迎陈督学出席训话,大意:就本校本旬教学中心‘行’,发挥行的重要,知行要合一,言行要一致精神,要集中才能发挥行的最高效率,说得非常透澈”(1939年10月18日《陶龛旬报》“学校旬讯”)。
又如1939年11月中旬:“本旬教学中心为人生六大需要之一‘育’。保育方面,见诸实行的为夜睡前分班轮流洗脚,天晴分班洗晒被褥……教育方面,则检查半学期来各科个人成绩,分别登入生活手册”(1939年11月18日《陶龛旬报》“学校旬讯”);10月下旬:“上旬以前,系以生活教育‘衣食住行乐育’为教学中心,本旬起要以六艺为基本。六艺是现代国民所必须具备的修养和技能,是文武合一,身心兼修的教育。特定本旬教学中心为‘礼’,特别注重儿童对于‘礼貌之学习与实践”’(1939年11月28日《陶龛旬报》“学校旬讯”)。
       再如1939年12月上旬:“本旬教学中心为礼乐之‘乐’。尽量引起每个儿童对音乐之兴趣,俾人人能单独歌唱,为将来做鼓励军心,慰安伤兵,振起民族志气的伟大工作。凡班上不会唱或不会弹奏的,同班的人须尽量助其学习,以便旬九参加音乐团体比赛,用抽签法每班抽五人为代表出席演唱。”(1939年12月8日《陶龛旬报》“学校旬讯”);12月中旬:“本旬教学中心为六艺教育之‘射、御’。因射、御同为健康活动,也同是自卫训练,故合并在一旬中训练。本旬中有射击实习,射击参观,投掷比赛,各种驾驭法说灌输等”(1939年12月18日《陶龛旬报》“学校旬讯”); 12月下旬:“本旬教学中心为六艺教育之一‘书’。特别给儿童对于书法一种普遍的训练,成绩将于元旦开书法展览会,内有标语、抄书、作文簿、大小字等部门,并指导写寄前方将士及负伤同志的贺年柬”(1939年12月28日《陶龛旬报》“学校旬讯”)。
陶龛学校的中心教育教学旬,以教与学为主,但同时也要做,要进行训练,要总结。学校每次纪念旬会,均推举一名学生练习当主席。纪念旬会一般放在旬一,既总结上旬中心教育教学成果,表彰优秀,又布置本旬教育教学中心内容,同时紧密结合当旬节日、纪念日内容进行。
陶龛学校坚持“教”“学”“做”为一体。1940年9月该校26班学生郭天锡发表在《陶龛旬报》上的《冷水洗面的开始》,和1943 年该校44 班学生朱逢时在自己的“结业纪念册”上详细记载的《温腿浴》,充分说明了陶龛学校的“冷水洗面”和“温水泡脚”,是“教学做”融为一体的 。它们既是“健康”“卫生”知识的教与学,也是“健康”“卫生”的做(训练);不仅是“健康”“卫生”的教育教学方式方法,而且是该校“群德体智美”五育合一“的教育教学方式方法的具体体现。
       郭天锡写道:“我从前过不惯用冷水洗面,所以我不敢用冷水洗面。这恐怕不只是我,大多数人都是这样的” ,“8月24日,我入校,见到事务室发出的第一次公告就是说要用冷水洗面。那上面说:‘洗冷水面的习惯,要从热天做起。冼冷水面可振奋精神,我们来试一试看,从明早起,要一律洗冷水面了。’所以,我们现在的早上,都用冷水洗面了。首次我觉得真不好过。到了现在,我起身就要洗冷水面才好。我觉得,早上从被窝里爬出来时,总是昏沉沉,洗了一个冷水面就好了。似乎冷水有一个力量,把我的昏沉打掉,我的精神也就振作起来,任你做什么事情,都感到起劲了”,“冷水洗面的好处很多,经济时间,强健体格’……”
朱逢时记载说:每到寒冬,晚自习后,就寝前,陶龛学校工友都要给学生准备热水,让学生把脚烫热了再睡。陶龛师生把它叫作“温腿浴”;“温腿浴是本校冬令一定要举行的卫生方法之一”。“因为学校学生多,一般都是分班洗脚,有的逢一、四、七,有的逢二、五、八,有的逢三、六、九”,并且洗时“公约三条”: “一、须先邀合4 人才有水给,不能独占一盆。二、4 人同时下水,在洗时要只闻水声,不要高声大叫。三、洗后必须赶快擦干,走入寝室睡着,不得到处逗留”;“起初,我以为睡前洗脚,是要清洁腿部,把脚上的污秽洗去罢了,到后来才知道是要使腿部温热。热能行血,集结在脑部的血液,就可以向下流动,脑部保持冷静,腿部得到温暖,那一晚上自然可以舒舒服服熟睡了。因此,我们很喜欢洗。”
陶龛学校对学生的“冷水洗面”和“温水泡脚”的这种教育教学服务,正如一位台湾陶龛校友所说,在世界上“大概是绝无仅有吧”!
陶龛学校的中心教学旬制度,长年坚持,内容常新,很有实效。

上一篇:中心教学旬(之八)2013.1.1... 2013-1-16   下一篇:中心训练月(之一)2013.1.2... 2013-1-28
相关评论more>>

欢迎发表自己的高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