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星楼文化体验·田园生话·自供胜特供3

万星楼文化体验·血性素养4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老版万星楼3 >> 端阳讲堂 >> 自由论坛 >> 女儿,你还缺少什么 2008-10-12

女儿,你还缺少什么 2008-10-12
发布时间:2016-01-15 16:02:46 作者: 周约维 来源:端阳史志馆
女儿,你还缺少什么
       女儿,你很可能会对爸爸的问题感到意外:我看来啥都不缺啊。金钱?我不富有,但每月三千的收入,够花了;房子?你们不是正在设法用按揭的方式协助我买一套吗?至于亲情,有了你和妈妈给予我超乎寻常的爱,我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友情?真不是吹牛,湘潭、长沙就不说了,我只要到了北京、广州,深圳等城市,随便打个电话,就会有一群朋友邀请我作客,甚至要像排课表一样合理排列游玩的顺序呢;我担任辅导员,与学生的关系达到了水乳交融的境界。他们不但将我当作老师,还将我看作了姊妹,亲热地叫我“叶子姐姐”。我本科毕业后正在攻读硕士学位,当然,学无止境,你指的应当不是知识。至于吃苦耐劳的精神,同龄人中能与我相比的,还真不多,参加教育工作仅一年,就在教师节得到学校的表彰。还缺啥呢?哦对了,爱情,爸爸,我没猜错吧?
       孩子,你到目前为止在感情生活方面几乎还是一片空白,24岁,年龄不算太大,当然也不是太小。我和你妈都是快到30岁这一青春的“极限”才踏上红地毯的,现在不是也很和睦吗?尤其是养育了你这值得骄傲的女儿,我们感到非常的幸福。当然,时代不一样,30岁结婚,现在看来是晚了。不过,我和你妈对你个人问题的解决并不担心,只要不是太挑剔,明年最多是后年会解决问题的,信吗孩子。显然,爸爸指的不是爱情。
      不是爱情,又是什么?
      先不要急于寻找答案,好吗?
      你在今年春节时征求爸爸的意见,暑假旅游的话,昆明、大连、港澳和新马泰哪里更好玩。爸爸当时之所以保持了沉默并非因为要帮你买房导致经济紧张而犹豫不决,也不是认为那些地方都不好玩,相反,条件允许的话,趁年轻多游览祖国的大好河山,对开拓视野、优化心境,增添“活的知识”,极有益处。然而,你有一个更应当去的地方却一直没去。哪里?真聪明,茶陵,爸爸下放五年之久的湘东老区茶陵,梦里千百次地回到的第二故乡。
       你如果是坐汽车去,8 点出发,当天下午1点就可以到达爸爸下放的地方了。现在的交通与我们知青时代相比,当然不可同日而语。69年元月,十多辆破破烂烂载有几百名知识青年的的汽车,蛇行在“湘东石头大如斗”的公路上,风雨兼程、一路颠簸,所有的窗户玻璃被震得粉碎,无孔不入的寒冷阴险地钻进每个人的骨头缝,狠狠地撕咬。上午九点多从湘潭出发,直到晚上10点才进入茶陵县城。第二天又花了3个小时才到达我们落户的生产队(现在改为“村”了)。有的女同学一边呕吐,一边哭泣,在绝望中开始了万里征途的第一步。
       你下车后只要走半里路,就到了村里。你首先应当去找龙毛仔伯伯。还记得爸爸在《真情》里描述的“三柱子”的故事吗?爸爸就是以他为原型而创作的。龙伯伯比爸爸大三岁,他既是爸爸当年在生产生活方面的导师,也是一生中最好的朋友。龙伯龙婶只要听说是“小周”的女儿来了,笑意会跳在黝黑的脸上。他们的每一条皱纹似乎都是用真诚和纯朴雕刻出来的,如果有人用小市民的心理去怀疑这种真诚和纯朴,简直是一种罪过。他们会一边赞扬“小周”养育了一个这样聪明漂亮的女儿,一边用当地最为隆重的礼节欢迎你。毛伯到田里捉鸭子,毛婶则捧上一杯凉茶,还用扇子给你带来清凉。你住他家,爸爸很放心。茶陵的房子显得有些与众不同,外表比较粗糙,高大、空旷,冬暖夏凉,地上铺着杉木地板。他们一定会腾出左厢房给你作卧室,这间房,是他家最高档次的了。电视画面虽然没有咱们家的清晰,但毕竟聊胜于无,何况,你去茶陵并不是去欣赏电视节目而是去体验生活的。
      你与毛婶说话的时候,也许,一大群鬼头鬼脑的蚊子正在觊觎着你的鲜血呢。的确,那里的蚊子防不胜防,一旦将人死死地咬住,就会伸出长长的吸管扎进皮肤深处,哪怕是顷刻间就粉身碎骨,也无怨无悔。你带的防止蚊虫叮咬的药品,会起作用的。当地的一些治疗小病痛的土方子很神奇。有一年双抢,爸爸可能是上火了,解小便很困难,毛伯伯的妈妈到田边扯了一把不知名的野草煎水给我喝,不到十分钟,就解决了问题。可惜,慈祥的龙奶奶早已去世,不然,你到茶陵后第一个要看望的,就是这位老人家,因为,她给你爸爸补偿了那样多的母爱,爸爸正是凭着这种爱,寻找到精神的家园,在极为艰苦的条件下苦苦地支撑了五年之久。她是好人中最好的人。要不是这样,你在龙伯伯的带领下,到龙奶奶的坟头代爸爸烧一炷香,磕几个响头,以尽爸爸难尽之意。
      毛婶笑眯眯的叫你吃饭了,让爸爸猜猜你到龙伯伯家后吃的第一顿饭好吗?第一道菜上的是鸭子,爸爸返城后不知吃过多少厨师做的鸭子,但总觉得还是没有茶陵人做的地道。制作的方法大致是,将鸭子杀死后,用碗将鸭血接住。鸭子炖烂后将鸭血放回锅里,伴上姜、蒜等佐料,再等片刻,就是香气扑鼻的“血鸭”了。第二道呢,是泥鳅。泥鳅也是当地的特色菜。爸爸做知青的时候,与社员一道中耕除草,运气好,可以捉住几条肥肥的泥鳅,回到家里用茶油一炸,加点辣椒,就是美味的佳肴了。第三道呢?哦对了,茶陵人待客,大块的粉蒸肉或腊肉是必不可少的。一块大约有二两,油而不腻,味道好极了。不过你可能会不大习惯,如果有人敬给你吃,你千万不能皱着眉头扔到地上,轻轻地夹回到菜碗就行了。最后是蔬菜。当地蔬菜的品种有限,蕹菜、苋菜等,还是我们知青引进的(这也算是我们对农村的一种贡献吧)。可惜现在还没到吃狗肉的时候,冬天去的话,你就随时可以吃上鲜美无比的清炖狗肉了。这里要多聊几句关于茶陵的狗。我猜想,那里的狗恐怕是世界上最为温顺的了。信不信?如果发生了“狗咬人”的事情,无异于发生了杀人案一类天大的新闻。农民家里一般都会养上3-4条,每天就是喂点猪食,自生自灭。长期的“营养不良”,狗当然瘦,跑得比猪还慢(猪都是放养的)。你遇到一群狗围上来,不要惊慌失措,它们友好地摇摇尾巴后就会离开。当地人嗜酒,喝酒比吃饭更加显得重要,因此,茶陵的水酒十分有名,不过喝多了也容易醉。你不会喝,为了表示礼貌,意思意思就行。茶陵人喝酒有一个十分可爱之处,就是愿意喝多少就喝多少,绝不勉强,不像我们“城里人”那样死乞白赖地劝酒,非得把人醉倒才会甘休。多年来,爸爸在这方面的体会实在太深了。当然,这是改革开放给农民的餐桌带来的巨大变化。至于他们当年一年到头难得吃几餐饱饭的情况,爸爸就不多说了。
      晚饭后,全村的人都会来看望你这“城里来的姑娘”。 你不要惊异于他们的面容是如此的苍老、皮肤是如此的粗糙。的确,当地人尤其是女人哪怕还不到三十岁,看上去可能有四十多岁了。这是可以理解的,终年辛苦,难得休息,劳作在烈日下或刺骨的寒风中,不“出老”才怪。你该不会说,她们难道不会使用“护肤霜”、“润肤露”?孩子,那你就太天真了,她们很可能连听都没听过这类“洋品牌”呢,就是听过,又有谁用得起呢?与村民聊天,你肯定会遇到语言方面的障碍。茶陵话,尤其是“上茶陵”的话,初来乍到的人是很难听懂的。比如,我们说“放假”,他们说“放嘎”,我们说“什么原因”,他们说“呛改”,我们说“人”,他们说“宁”,等等。爸爸第一次听大队书记给知青作报告,只见他的嘴巴动个不停,两个小时下来一大半都没听懂。爸爸直到半年后才能勉强理解农民讲话的意思。你与他们聊天时发生了这种情况,微笑着频频点头就行了,非得回答的问题,你可以请龙叔叔做“翻译”。他是不可多见的语言天才。当年,我们还对当地语言感到很陌生的时候,他却跟知青学会了讲湘潭话,早几天我们通电话,几十年过去了,他的湘潭话还说得几乎可以乱真呢。你可以适当地学学当地的语言,但绝不可以“城里人”自居而取笑他们,因为,语言本身并不能成为“先进文化”或者“落后文化”的标志。村里有15户人家,聊天结束,你就替爸爸分别送15条烟给村民好了。他们也许会谢绝,你就说,这是我爸爸的一点心意。为了感谢你们当年对他的照顾,请一定收下哦。
      你累了,早点休息。爸爸估计你到茶陵的第一晚一定会睡得很沉的。
      第二天,你就可以到处走走了。
      看到了村边的河流吗?河岸上,垂柳相拥、鸟鸣相应。除了春季,这条河只能称之为“溪”,几股不知源于何处的清泉,到这里汇合,不舍昼夜地向下游去。淡蓝色的河水里,绿色的小草在轻轻地招摇,鱼儿在窃窃私语。可到了雨季,柔柔的的河水会在顷刻间膨胀了身躯,轰鸣成裂岸的惊涛。爸爸很小的时候就跟着爷爷学会了游泳的各种姿势,而当地人几乎都是止步于“狗爬式”。有一年的插田时节,太阳吝啬地收回了余光,夜色很好。爸爸与毛伯伯收工回家,爸爸一时技痒,跳进那满满一河银色的月光,尽情地表演着、喧闹着、兴奋着,毛伯伯在岸上都看呆了。爸爸一头潜入水中,好一阵都不见人影。毛伯伯从来没见过“潜泳”,急得要命,大喊起来:“救命啊、救命啊”,直到爸爸故意作挣扎状从水中钻出来,向他扮个个鬼脸,他才哈哈大笑起来,也才晓得“游泳居然还可以是这样游”。
屋场后是一座大山。如海的苍山构成了波澜壮阔的罗霄山脉。春天里,参天大树下各种知名或不知名的鲜花妩媚着、张扬着、千姿百态着。在这天然的氧吧里,深深地吸一口空气,沁人心脾。啥叫森林公园,这就是了。看到了飘在山腰的羊肠小道吗?这可是连接外界不多的通道之一。有一年大队修水利需要炸药,爸爸自告奋勇地申请翻过山去到公社将炸药挑回来。没料到,爸爸那不足90斤的身子,要挑起的却是120多斤的重量。开始还能坚持,到了后来,每走一步都是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地走啊走啊,直到太阳落下去,月亮升起来,一只嗅觉十分灵敏的野猪,无比的兴奋,就呼朋引类,在四周吼叫起来。爸爸挺害怕,担心成为那群畜生的美食。正在这时,村民们在龙伯伯的带领下,打着火把来了,那一刻,爸爸几乎要瘫倒在地。又是农民朋友,在我最为困难的时候,及时地帮了你爸爸一把。你现在终于懂了吧,几十年来,爸爸为啥老是念叨着“茶陵、茶陵”。
      接下来几天的活动,你就自行安排好了。不过,田间地头是必须走走的,你不会干任何农活,帮不了村民的忙,还是可以给龙伯龙婶端端开水,递递毛巾,甚至学习着扯秧和插秧,总之,坐在空调房里上班是无法感受到什么叫“汗滴禾下土”的。
      第五天或第六天,你就可以返回湘潭了。走的时候一定要记得挨家挨户地与村民道别,并诚恳地欢迎他们到咱们家来作客啊。
      你回来后也许会说,爸爸我懂了,中国的农民最可爱、最忠诚、最辛苦,也最值得关注。他们老实、善良、纯朴,用辛勤的汗水滋养着一个正在崛起的民族。与爸爸那一代人相比,我们这些所谓“新人类”所缺乏的,是对中国农民的了解,读懂了农民,也就读懂了中国。我们的民族,就是深深地根植于古老而现代的农村啊。
      女儿啊,你如果是这样言说和思考,那就不虚此行了。你以后如果遇到了感到困惑的一些问题尤其是社会问题,只要多想想茶陵农村那随处可见的纯真的笑容、黝黑的手臂、潺潺的清泉、喧哗的松涛,一定会豁然开朗起来。
从此,你将大踏步地迈向成熟。

上一篇: 好人老蒋 2008-10-12   下一篇: 不要钱的乞丐
相关评论more>>

欢迎发表自己的高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