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星楼文化体验·田园生话·自供胜特供3

万星楼文化体验·血性素养4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老版万星楼3 >> 端阳讲堂 >> 自由论坛 >> 我与上帝的对话 2008-10-11

我与上帝的对话 2008-10-11
发布时间:2016-01-15 16:13:35 作者: 周约维 来源:端阳史志馆
我与上帝的对话
      上帝:你好。你了解基督教在中国目前活动的情况吗?
     我:不大了解,因为我不是基督徒,但我知道我国的宪法规定了“宗教信仰自由”,基督教在中国是合法的。基督教徒只要是在法律许可范围内的活动都得到了政府的允许和尊重。
     上帝:你虽然不是基督徒,我还是要问你,你信仰我吗?
     我:对不起。
     上帝:为什么?
     我:从小起,我接受的就是马克思主义的教育。当年马克思主义传入到中国,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它是先进的知识分子历经千辛万苦才寻找到的解决中国问题的唯一方案,也是经反复选择和淘汰后才留下的“主义”,当然,我对老祖宗马克思的信仰既不是盲目崇拜,也不是谁强行“灌输”的结果,而是——
      上帝:而是什么?
      我:是我自己反复思考的结果。比如世界是物质的,物质是运动的,运动是有规律的,又比如意识是物质的反映,再比如剩余价值理论,这些都是马克思主义重要的精髓,哪怕是再过一千年,也是无法推翻的,之所以无法推翻,是因为它们都是符合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并经实践检验过的真理。而基督教认为,世界包括我们人类都是由您创造的,您无所不能,意志可以左右一切决定一切,这是我无论如何都无法理解的。近代历史上最伟大的科学家牛顿(就“全面”而言,我认为爱因斯坦并没有超越他)的运动三大定律和万有引力定律奠定了近代物理学的基础,然而,他到了晚年虽然十分努力却几乎一事无成,主要是因为他试图证明宇宙的原动力来源于上帝,结果失败了。关于宇宙起源的问题虽然在目前仍然争论不休,但是“宇宙大爆炸”理论等越来越趋向成熟,并得到了大多数科学家的认同。宇宙究竟是由谁“创造”的,究竟是不是无边无际、无始无终等等问题,总会有得到科学结论的那一天。布鲁诺说得好,宇宙是无限的,人的认识也是无限的。
      当然,马克思主义本身也必须在实践中发展才能获得强大的生命力。马克思生活的时代,资产阶级正处在成长时期,资本主义社会的弊端也日益显现出来,比如资本家对工人阶级残酷地进行剥削和列强对殖民地半殖民地疯狂地进行掠夺,资产阶级贪婪残暴的本性暴露无遗。然而,后来的历史发展证明了,资本主义社会本身也在不断地调整和完善,现在工人阶级的状况与当年相比当然不可同日而语。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因此,我们绝不能对革命导师进行苛求,要求他们对未来的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发展的前景进行十分科学的推断和预测。这种预测越具体越细致,可能会越荒唐。关于国家的职能,我们现在不能再将它简单地定性为“一个阶级压迫另外一个阶级的工具”,而具有了更多的“协调”社会各阶层利益的作用,发达国家和地区也不例外。我到香港访问,发现那里国民生产总值虽然很高,但一般公务员和教师的收入远远没有达到“平均数”,那是因为,政府用于社会福利事业方面的钱,占了国民生产总值不小的比例。我们也不能随意地引用马克思曾经评价资本家的话:“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以比尔·盖茨和李嘉诚为例,他们分别是世界和亚洲最大的资本家,但对人类社会发展的贡献也是有目共睹的,还有,他们直接捐献了巨额财富给社会。我说了这么多,你不会计较我对您的大不敬吧。
      上帝:当然不会。你所阐述的对马克思主义和当代资产阶级的看法,那是你的事,我不感兴趣,更不会进行具体的评论了。关于牛顿的失误,不在于他的信仰有问题,而是研究的方法不正确,误入歧途了,我相信总有一天会有人证明我是宇宙的第一推动力。
       你对我既然是抱着“全盘怀疑”的态度,我自然无话可说。不过请你记住,我与中国曾经占统治地位的佛教的创始人释伽牟尼一样,以“爱”为本,以慈悲为怀。我并不赞成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由于宗教和领土的原因进行着无休止的冲突和战争。他们如果能够和平相处,对双方都是一件功莫大焉事情。历史上因为世界观方面存在着分歧而发生过太多的冲突甚至战争,从而留下了深刻的血的教训。不过,你刚才提到的天文学家布鲁诺在1600年罗马鲜花广场被活活烧死的遭遇的惨剧,以后绝不会再发生了,那是欧洲封建教会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导演的一场卑鄙的杀戮,当我知道这件事后,被猛烈地震撼了。我虽然不喜欢布鲁诺,还是觉得他死得太冤枉,太悲惨,试图挽救他的生命时,已经太迟了。这虽然与我并没有太直接的关系,但那是在以维护我的权威的名义下进行的暴力活动,至今回想起来,我还深感内疚。
      上帝:你认为我的思想与马克思的思想是截然对立的吗?
      我:虽然从思想体系上来看,您是唯心的,他是唯物的,从表面看,两者好像是水火不能相容,“矛盾”无法调和,但我经过多年的思考,发现你们之间存在着一个十分有价值的共同之处。
      上帝:请具体谈谈。
       我:您说,要过简朴的生活,用节约的钱财帮助和接济包括残疾人在内的穷人、要多做善事。而马克思主义者提倡,要乐于助人,要以人为本,对待同志像春天般的温暖,等等,因此,我冒味地总结出,两者有着一个共同点——“爱”。我想啊,不但要倡导“仁者爱人”,还要得努力使其他人都要爱人,甚至要爱有益的动物和植物,至少不可虐待它们。它们也有在我们这颗美丽的星球快乐生活的权利啊。只要有了善良之心,巴格达街头就不会几乎天天发生汽车炸弹爆炸事件;韩国人质就会及时得到解救;也不会出现山西的黑砖窑……当然,要让世界充满了爱,在短时期内是无法实现的,至少在我们这一代以及下一代是看不到的。战争与和平、斗争与和谐本来就是一对矛盾,既互相联系,又互相排斥,不过,我们只有朝和平与发展方面努力,才会争取到世界和谐的局面,比如我们地球上每四年举行一次的奥运会和足球世界杯,在这方面就起到了很好的导向作用。对不起,我不知道分析得对不对,更是无意在这里向您宣扬我的“思想”。
      上帝:不要这样说。既然是讨论,就可以畅所欲言。我们都得服从真理嘛。依我看,你对我与马克思的共同之处——“爱”的分析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爱是世界永恒的话题,也是我与你们无神论者进行沟通的桥梁,更是世界得以存在的重要条件。恩,你是一个能独立思考的人。
      我:谢谢您的夸奖。

上一篇: 关于智慧的话题 2008-10-11   下一篇: 认真的老罗 2008-10-11
相关评论more>>

欢迎发表自己的高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