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星楼文化体验·田园生话·自供胜特供3

万星楼文化体验·血性素养4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老版万星楼3 >> 端阳讲堂 >> 自由论坛 >> 我与幸福 2008-10-11

我与幸福 2008-10-11
发布时间:2016-01-15 16:17:31 作者: 周约维 来源:端阳史志馆
我与幸福

湖南省湘潭市教科院 周约维
      信吗?我真的感到生活越来越幸福,并且不是阿Q 那种“我的祖先比你的祖先要阔多了”自欺欺人的幸福,因为我的祖先哪怕是极其富有也不关我鸟事,他们连光洋什么的都没留一个给我,何况,到目前为止还没听说他们中有谁“阔过”,因此我甚至连吹阿Q式牛皮的资格都没有。也不是因为听说单位可能会发生重大的人事变动而假装自己很幸福很阳光很单纯,从而博取组织部门的好感而得到提拔。更不是妻子去年糊里糊涂地将一万元现金随手塞到某一个抽屉的角落后不幸忘记了,最近家里搞卫生时又意外地“完璧归赵”,好比是在马路上检到了这笔巨款一样那种虚幻的幸福。哦不能“好比”,因为它本来就是老子一个字一个字换来的血汗钱。虽然“完璧归赵”确实可以给人带来某种快感,但这笔钱的回归与有的人的老婆离家出走后又以“想念孩子”之类的理由羞羞答答地回家有着本质的区别:她在外边的那些日子是怎么混过来的?幸福地围绕在她身边的男人是一个还是一群?还能称为“完璧”吗?再不停地想下去,越具体,就会越痛苦,说不定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而大打出手。痛苦的大幕徐徐拉开,一个曾经很幸福很和谐很令邻居羡慕的家庭会变得四分五裂,会变得支离破碎,而不怀好意的律师会暗自庆幸又小赚了一笔。结果呢,自己的老婆可能会变成人家法律意义上的合法老婆。
     我的老婆没有任何出走的迹象,我没有理由不感到幸福。还有,近日来我获得了一连串意料之中或意料之外的幸福。
     一次追悼会上,朋友静静地躺在那里倾听着阵阵哀乐和亲人的哭喊声,被化疗折磨得太久的脑袋一丝不挂;被癌细胞扭曲的脸庞不再带着微笑。他不必再为是不是能评上优岗而焦虑不安,不必再为戒烟总是以失败而告终深感内疚,当然更不会再央求我“还讲一个故事好吗?”。他除了抽点好烟,没有任何不良嗜好,每天天不亮就起床锻炼身体:慢着跑、快着跑,顺着跑、倒着跑,多年来跑步的里程数相加,到纽约都可以打个来回了,而我呢,彻底的“三不主义”者——不戒烟、不戒酒、不锻炼,而上帝偏偏将他先领走了。这不公平、不合理,但也没办法。我趁别人低头默哀的时候,捏捏大腿,发觉自己还真实地活着,自由自在地活着,为活着而活着。与朋友相比我已经赚了几个月,并想继续赚下去——不要太久,20年足够。之所以暂定为20年,是因为我的祖母和父亲母亲都只是活到70多岁(至于祖父的生卒年代,早已不可考证了)。我要突破75岁的“大限”,需要付出极大的努力,时候还早,再说吧。
我身体健康,没有癌症,没有白血病,更没有艾滋病。入夏以来全家的几台空调一天到晚转个不停,妻子和女儿都患了“空调病”,腹泻、头疼,浑身无力等等,我却没有。不知道为什么,进入50岁以后,想故意患感冒都难。还有,夫妻生活也很正常很和谐很愉快,没有发生过互相埋怨互相挖苦的情节,具体的就不细说了。
       我变得越来越会玩小聪明,并且懂得如何利用这种聪明换取家庭的安定团结。昨天中午吃饭时发觉妻子做的菜实在太咸了,于是很温柔很和蔼可亲地说,恩,菜的味道不错,不过要是稍微少放一点点盐,就更好了。妻子反倒不好意思,说下次一定注意。而她过去却不是这样。去年有一次吃饭,我直来直去,说,最近湘江河里是不是翻了几条盐船啊。没料到,我的“幽默”还没完,她就冷冷地说,嫌弃吗?以后你自己做好了。我于家务事一窍不通,这也太为难我了,于是以后提意见就十分注意艺术性了。你想想,我怎能不为自己阴谋的得逞而暗暗地庆幸呢?
前天晚上11点多了,女儿还在长沙的歌厅与同学唱歌,我再三嘱咐,回家时一定要小心。我不敢睡觉,一边抽烟,一边盯着电视耐心地等待。直到12点多,门铃幸福地响了,我才深深地舒了一口气。没有绑架,没有勒索,没有伤害,应当高兴才是,无祸就是福。尤其是,她回家后告诉我,由于工作出色,今年的教师节将再次得到学校的表彰,这更是福上加福啊。
       我没有向官员媚笑,也没有将红包偷偷地塞进月饼或茶叶盒鬼鬼祟祟地向上级“贺生”或者“拜年”。我无权,不存在受贿的问题,不用担心接受纪检部门的调查。只是早几天一个多年前的学生前来拜访,送我一条蓝色的芙蓉王,但没有还礼,因为我为了他的健康成长耗费了许多心血。我心安理得地收下后,转背就送给了朋友。我觉得抽300多元一条的烟在目前还不大够格,烧掉它是一种无法饶恕的罪过。我心怀坦荡,我无私无畏,我无欲则刚,一上床就呼呼大睡、鼾声如雷,刚醒来,朦胧中给窗外那初恋情人一般的朝霞送去一个飞吻,感到十分的甜蜜。
有一天途径美容美发店,一个穿得十分清凉的妖艳小姐站在门口,笑得很妩媚,像美丽的罂粟花。她热情地招呼我要我进去享受享受,并保证服务周到,价格合理。我不理她。她竟然强拉,说大哥不懂生活。我笑得很难看地纠正说,这是买卖,不叫生活。果断地甩开她的纤纤细手,走了。我后来想,进去后如果出现了万一……后果会不堪设想。我用坚强和高尚克制了欲望,用精神的力量战胜了邪恶的“快乐”,从而得到了真正的快乐。
       报上说某邻国的某地区发生了强烈的地震。我暗自庆幸灾祸不是发生在咱们国家而是在“他国”。我有良心,不能幸灾乐祸,因为死伤的是百姓而不是军国主义分子,但我更有理智,绝不会汇一分钱过去以加强所谓友好关系。灭绝人性的旅顺大屠杀、南京大屠杀等等实在是伤透了我的心。挨了两颗原子弹,就念念不忘,天天喊疼,那战争给中国和亚洲其他国家带来的痛苦呢?反正是“参拜”照旧,教科书也早改成“进入”了,你们到底还要怎么样?说实话,两国之间真要是再发生战争,我会报名参军,我将奋不顾身。政府可能会不批,说我年纪太大,如果有心脏病反而会给战地医疗救护带来麻烦。那不要紧,我会捐款,会干好后勤工作,配合前方“打得鬼子无处逃”。收获胜利的果实,将是一种多好的欢快的感觉!
       近日来,没有抽假烟,也没有饮假酒,连假矿泉水都没喝过。生活中稍感不足的是,猪肉的价格就像夏日温度计的水银柱,不知疲倦地往上窜。反过来想想也就释然了:农民兄弟得到了实惠,也不错,他们是社会最艰难的一群“草根”啊,应当得到适当的补偿,应当让他们多尝尝幸福的滋味。何况,再贵的猪肉我还是吃得起的,幸福指数并不会因为“肉价问题”而下降多少。
       我思故我在,我幸福故我在。我不牢骚满腹,不怨天尤人,不妒忌优秀,更不很小人地向上级告同事的恶状,以博得无以名状的快感,从而免除了后顾之忧。
       我与世无争,我自娱自乐,我吃亏是福,我走我的路不管别人如何评论,我越来越在乎我自己、关心我自己、爱惜我自己,包括爱惜我的羽毛,比如,今天网上说上海又有一位高官因腐败问题而落马,要是在过去,我会在吃饭时放下筷子慷概激昂地评论一番,甚至气得多喝几口酒,少吃几口饭。现在想通了,那样的话不但于事无补,反而会耽误我品尝美食,委屈我的肠胃,妨碍我“第三青春期”的早日到来,于是轻轻地夹了一筷子猪耳朵塞进张得大大的嘴唇,眯着眼睛饮下一口自制的药酒,重复几遍后再吞下两大碗香喷喷的米饭,感到幸福极了。饭后散散步(那是为了活命每天必做的功课),回到办公桌旁立即打开电脑,开始文章的构思,开始舞文弄墨。
       刚刚写下标题,朋友来电话,是一种很健康很饱满的声音,一种享受了桑拿后惬意无比的声音,一种边抽大中华边觉得很舒适的声音。他问我是不是愿意到河边乘乘凉,聊聊天。我说我有篇名为《我与幸福》的散文已构思许久了,直到今天才找到感觉,打算一气呵成地写完。他表示理解,并说要有福同享,拿了稿费可别忘了兄弟啊。我说当然当然,“苟富贵,毋相忘”嘛,到时候一定请你喝茶喝酒吃花生米,不过,稿酬标准不高的话就只能喝邵胡子。我感觉得到,他听到“邵胡子”而不是“五粮液”时,像伸长了脖子的鸭,有几分夸张地“啊——”了一声,不知是同意还是反对。
       我关掉手机,傻乎乎地笑得很灿烂很爽朗很有男人味。我就像一个来不及摘采或者故意留在树上的得意洋洋的红苹果,或者像一只摇着幸福尾巴的狗,孤独着、快乐着、奔跑着……

上一篇: 笛声送来的回忆 2008-10-11   下一篇: 关于智慧的话题 2008-10-11
相关评论more>>

欢迎发表自己的高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