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星楼文化体验·田园生话·自供胜特供3

万星楼文化体验·血性素养4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老版万星楼1 >> 教育之人研究 >> 研究动态 >> 拜谒罗辀重墓 2008-10-9

拜谒罗辀重墓 2008-10-9
发布时间:2016-01-14 14:47:08 作者: 藏悦轩 来源:新浪网
拜谒罗辀重墓
藏悦轩
一直想去拜访一个人,这个人就在娄底,在离我们不远的西阳乡。但我却一直没有如愿。
  我只知道他叫罗辀重,埋葬在西阳乡的梅子山。
  高中的时候,娄底有名的历史教师佘国刚(纲)编写的《娄底历史》这本乡土教材使我第一次认识到了罗辀重,认识到了陶龛学校。几年后,当我拿起这本乡土教材给自己的学生讲罗辀重的时候,我下定决心,一定去看看先生“血性”教育的陶龛学校,一定到梅子山去拜谒先生之墓。
  10月14日,周六。是一个阴沉的日子。上午11点了,和师傅等一起外出拍片。坐在车上大家商量后,车子沿着娄湘公路,在收费站前一转弯,进入到了西阳乡的白鹭村。
  此行的目的地,就是参观陶龛学校,拜谒罗辀重先生墓,以解我心中堆积已久的夙愿。
  白鹭渡口离收费站非常的近,但却是有别于城市的一派乡土气息。涟水河静静的流淌着,在薄薄的清雾下泛着清波,偶尔河面上驶过的机帆船突突的声音打破宁静,给这幅幽静的山水画配上静中有闹、闹中有静的意境,甚是惬意。
  渡口的对岸就是陶龛学校,校门上树梢间两个“血性”的红色大字映入眼帘。等了那么久,今天,我来到了学校的面前,心里甚是激动。
  稍等了片刻,河对岸的渡船在老艄公的牵引下缓缓的过来。上得船后,老艄公娴熟的调转船头,把我们送到了对岸,一块“白鹭渡”的牌子就在我们的面前,往前30多米,就是陶龛学校的大门,大门上的“血性”两个大字好想就立在我们的头顶上。
  老艄公可能看出我们是来参观学校的,在我们上岸后叫住了我们,说今天是周六,学校放假,关门了,周公纪念馆也不开放。
  一行人傻眼儿站在那儿,很久才回过神来打量眼前这位老艄公。老艄公60来岁了,看上去还年轻得很,师傅猜测他顶多40来岁,引得老艄公大笑。
  说起陶龛学校,老艄公似乎很健谈。他说,他姓成,成姓是这湾里的大姓。小的时候自己就在陶龛学校上的学,周公是他们的校长。陶龛学校的创办人是罗申田,湘军统帅曾国藩的大将罗信南之子;将陶龛学校发扬光大的是罗辀重,罗申田之子。罗辀重毕业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育系,回国后以教育救国为己任,倾家兴学,发展先祖创办的陶龛学校,立定“血性”校训,主持校政30年,把一生献给了教育事业。30年代,陶龛学校就已经蜚声国内外,享有“北有行知,南有陶龛”的盛誉。1950年春被人民政府誉为“爱国教育家”,台湾校友甚至奉其为“教育之神”。陶龛学校初时就是罗申田私家的画竹园,到罗辀重时鼎盛期已经有教学楼11栋近万平方米,学生近千人。40年代走日本兵的时候,白鹭渡口这里商铺云集,绵延几公里,每日上行到当时有“小南京”之称的涟源的船只有上百只,一片繁忙景象。1961年,因修溪口水库,陶龛学校全部建筑物被拆除,商贾云集之日不再现。1986年,娄底市政府拨出专款,在白鹭湾修建今天的新校,恢复了“陶龛学校”校名。
  站在心仪已久的校门而不得入内,别说有多遗憾。好在老艄公把我们又送了回来,联系好机帆船,径直奔向梅子山。
  梅山隔涟水河与白鹭村对峙,山间林木葱茏,涟水波依璀灿。罗辀重之墓就在梅子山的山麓上。经过十余分钟的水路,在梅子山下的河岸边下了船,在一老人的指点下,沿着山间的一条小路蜿蜒上行。看得出,这条小路几乎没有人走,横竖的枝条拦住去路,使我们每前进一段都要暂停一段,有时甚至于迷路。这不得不让我想起佘国刚(纲)先生的话了:“当今教育界,许多人都不知道30—40年代湖南有个与陶行知、晏阳初齐名的罗辀重。”心下凄凉。果然在爬到山麓,看见两根耸立的华表,才让我回神自己没有走错路。而当我站在这块山麓的平地时,只能在1米多高的茅草中,在两根华表间,在几株翠柏间,努力的搜寻着先生的墓碑。
  我们一行五人,有三位有过从教的经历,是曾经为先生的思想影响过的,是捧着一颗崇敬的心而来的。先生“革命必先革心,救国必先救人。中国的教育如不改革,就没有出路!”的主张,“全心全意办陶龛,一生一世不做官”的志向,“做有血性的人,首先要学会做人,而且从平日最小的事做起”的要求,时值今日,仍掷地有声。先生一生的教育实践,对我国教育事业产生的深刻影响,定当载入史册,传承光大。
  站在山麓,极目远眺,涟水旖旎,白鹭飞腾,自是一片山水圣地。然先生之伟业与蒿草过肩,巨大的落差让人顿生无比之郁闷。在墓前小立片刻,献上山野鲜花,三鞠躬以示心意,不忍打扰了先生的宁静,默默沿原路返回。
  在回程的路上小憩于成老师家,另(令)人欣喜的是,娄底市已成立“罗辀重教育思想研究会”,目前正将陶龛学校和罗辀重墓纳入旅游发展的一揽子计划,在梅子山下将修建大的石拱门,整修墓地等。
  世事变幻,沧海沉浮,斯人已去,今我来思。躺卧在故园的怀抱,静观自己倾注一世的祖国教育事业的发展,先生应慰九泉。
(新浪网)

上一篇:“这一年之陶龛” 2008-10-9   下一篇:再上梅子山(一) 2008-10-9
相关评论more>>

欢迎发表自己的高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