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阳园也需要这把老骨头41

长沙开会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老版万星楼1 >> 教育之人研究 >> 陶龛校友 >> 难忘!终生难忘!(8) 2008-10-9

难忘!终生难忘!(8) 2008-10-9
发布时间:2016-01-13 15:14:38 作者: 周正初 来源:端阳史志馆
难忘!终生难忘!(8)痛失辀师

 
    1950年初,土地改革运动开始了。贫雇农协会把陶龛学校当成了罗氏私产。学校租佃给乡民的田土房屋固然应该归还农民,但把樾山学舍顶楼墙上的时钟及博物馆一些贵重物品都当成胜利果实就未必妥当……学校陷入困境;辀师被其弟媳周氏污为“善霸”,而在画竹园遭到一次斗争。清明前,辀师一反常态,关起门来写东西,连夫人也不许看。夫人觉察情况不对,告知守门的彭师傅晚上千万别让辀师出门。彭师傅每晚用钉子将大门栅子钉住……。而辀师是铁了心的,他偷偷起床去开大门,可能是想效屈子投身涟水,开不开大门就返身朝校园里边走。杨夫人在叫唤他,不少先生也闻声起来一起叫唤他,寻找他,四处不见影,其后在校园后边的莲花池中发现他的遗体,据说鞋都还有一只干的穿在脚上......。爱迪生院后边的水塘与围墙外的大塘是相通的,辀师未投,而投那么小那么浅的莲花池,其视死如归的气慨与出污泥而不染的精神何其惨烈,鬼神共饮。
    辀师的遗嘱中开头有“庚寅年生,庚寅年死,生为教育,死为教育”之类的话,也写了择清明而去是表明自己一生清白,中间多谈校事,学校要办下去,要办得更好!很少叙家事,最末写道:“早几天发现河边大苦树下边的跳板四根杉树尾巴断了两根,必须换一换,以免跌伤背纤的人……”怎么不令见者断肠,闻者垂泪?
    1952年夏天,我们毛田完小高五班的学生去白鹭完小参观时,辀师原来的办公室还是《辀师纪念室》,不知是什么时候,一些珍贵的资料和文物全都散失了。太可惜了。
    我父亲合伙的商店大股东是伪湘乡县政府的财政科长,土改时,商店仅归白鹭乡办供销合作社,我也就回到毛田老家,不再在陶龛读书了。可是半个世纪以来,我感到陶龛学校的校园似乎历历在目;辀师深邃而慈祥的眼神好像我的老祖父一样,时常在关照着我;血性精神永远激励着我。我记下这些文字之本意是想让我的子侄后辈继续学习辀师倡导的血性精神。朱镕基总理在其母校建校80周年时曾经写下:“水木清华,春风化雨,教我育我,终身不忘!”我在辀师110周年诞辰、母校陶龛建校一百周年之际,学朱总理的话,写上“血性陶龛,春风夏雨,启我迪后,终生难忘!”以结束本文。


上一篇:难忘!终生难忘!(7) 2008-2-12   下一篇:陶龛忆旧 2011-4-10
相关评论more>>

欢迎发表自己的高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