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阳园也需要这把老骨头41

长沙开会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老版万星楼1 >> 教育之人研究 >> 陶龛校友 >> 难忘!终生难忘!(7) 2008-2-12

难忘!终生难忘!(7) 2008-2-12
发布时间:2016-01-13 15:31:15 作者: 周正初 来源:端阳史志馆
难忘!难忘!终生难忘!
 
之七:欢迎解放军
 
    
 
    1949年是中国近代史上翻天复地的一年。陶龛学校的校友及先生中历来有不少地下党员。在我地快解放时,地下党组织的活动已是半公开化的了。学校的大型中国地图上用大头针做杆的小三角红旗表示解放军已进驻,小白旗表示“中央军”仍占领。学生们每天进校第一件事是看一看地图上多了几面小红旗。陶龛的先生们都及时向我们报导解放军向南推进的情况,积极准备迎接解放。我在毛田读三年级上劳作课时曾学做过“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国旗”。在陶龛,教美术的彭科凡先生教我们剪五角星,做小红旗、小国旗;教我们画镰刀斧头的党徽,还画过戴帽的毛主席像。罗光玖先生代音乐课时教过我们唱(欢迎解放军)的歌。后来才知道这支歌还是师亲自撰词谱曲的。
    解放战争时期,国民党政府发行的纸币“金圆卷”和“银圆卷”没人敢要,大家说“今天转!明天不转!’”社会上用银圆、铜圆及谷、米当货币用。刚一解放,人民币一下于也难让老百姓乐于接受。辀师带领全校师生积极筹备去谷水街上搞一次拒用银圆的游行活动。当时做了许多手持的、墙上贴的标语,还准备了一些大的布幅标语,但都不是横的而是直幅的。现在想来,大概是以前的小镇街道太窄,打横幅拉不开吧!罗光玖先生在大礼堂训练秧队。我本是去看热闹的,看着看着也情不自禁踉在后边一路扭起来;开头谁也不在意,后来光玖先生得知我是光玲先生班里的学生就要我回教室上课。有好几个同学为我抱不平,说我步法合拍得好又不要,而好多同学总爱出错又要他们扭。我心里明白我不是高年级生,要步行那么远到谷水街上去是确有困难的。
    罗光玖先生能歌善舞,常时将头发扎成两股雀尾儿。有人还送他浑名“光玖麻雀”。首先是她和一些先生带领我们欢迎解放军,然后辀师让他们都成了光荣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
    解放军来了,学校沸腾了。我和不少同学跑到忠义堂去跟解放军学唱歌。印象最深的是一首陕北民歌,第一句是“高楼万丈平地起,蟠龙卧虎高山顶”,最末一句是“咱们领袖毛泽东!毛泽东”!刚学会时我最爱唱它,一天傍晚与几位同学和先生在河滩上散步,刘汉英先生找我开玩笑:·“好呀!周正初你侮辱领袖!你不唱‘毛泽东’,唱‘猫泽东’……”(“毛”字音调很高,与我们湘乡土“猫”字音相近),弄得我面红耳赤极力申辩我没唱错,幸好教体育的长沙籍的陈知方先生在场开导我:“周正初,没关系!刘先生跟你开玩笑的!”解放军除教我们唱歌外,还教我们扭秧歌,打金钱棒。我还自制过两根金钱棒。

上一篇:难忘!终生难忘!(6) 2008-10-9   下一篇:难忘!终生难忘!(8) 2008-10-9
相关评论more>>

欢迎发表自己的高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