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阳园也需要这把老骨头41

长沙开会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老版万星楼1 >> 教育之人研究 >> 陶龛校友 >> 难忘!终生难忘!(6) 2008-10-9

难忘!终生难忘!(6) 2008-10-9
发布时间:2016-01-13 15:52:47 作者: 周正初 来源:端阳史志馆
“血性”伴我一生
我从小就是一个不很安分的学生,即使到了陶龛亦复如此。原先早就知道三十周年纪念堂的化装室里有一架辀重先生从美国带回来的钢琴。一进陶龛之后,我要么偷偷摸摸去乱弹一番。在我的记忆中似乎还没有因此事而受到过先生的批评;而我仅仅在涟水河中玩一回水,却受到了严格的“血性”教育。
某天午间休息,我邀了胖胖的成诗海同学和瘦瘦的杨晋修同学去校门前边沙滩上玩耍,滩边上小船无桨无篙,连小木板也没一块,仅有一只锚定着。我们跳上船,启了锚就任船漂 着玩。漂过商店门前,岸上人急得跳,都说船会碰在筒车坝口上,我们三个会淹死在石牌 子的潭中间。快近坝口了,我急中生智,约三人合力抛锚停在河中。这下岸上人乐了,说是让三个“吵死鬼”在船上过过夜,谁也莫帮我们!我们无奈地躺在船上。
学校宏亮的钟声使我们变成了热锅上的蚂蚁。我深深后悔不该邀他们玩水。好在他们并不埋怨我,还是与我一道艰难地收拢锚,再合力启锚向着岸边抛,不知抛了多少次才拢岸,狂跑回校,已是下午第二节课也快上完了。在校门口碰到刘汉英先生。这位戴着深度近视眼镜的刘先生以善教国文和历史出名,也以管理学生严厉出名。他一把逮住我说:“周正初,你晓不晓得‘血性’的意义,说老实话!”我如实承认我是耍水的头。刘先生让成、杨二同学去教室上课,单把我带进他的房间。我暗自庆幸:平时我要未帮他点点烟筒火(辀师自己不沾烟酒,也禁止先生们抽烟。刘先生的水烟壶挂在门背后,间或关起门来抽几壶,常有学生为其去厨房点火),不会要我去反省室看书思过,大概可以从轻发落吧!谁知他坐定后第一句话就是:“周正初,你倒好,你家里开了商店,你父亲跟人家合伙开店。反正你家里有钱
回去!回去!要你爸爸写个(字)来,要保障河里今后不淹死学生……!”
我父亲在当地也以训子严厉出名,发现我与同学打“耍弹子”(玩玻璃珠,赢了就收下对手的弹子)用绳子将我捆起来重打;将我赢得的半罐弹子连罐怒抛河中。我玩水那天下午他刚好外出有事,回店后,知情人都怕我挨打而不告诉他。第二天我因先下午吹久了河风,肚子痛,就让邻居的同学帮我请了一天假。第三天还是背着书包直去刘先生房间,我刚喊声
“报告”,刘先生应声:“进来”,就伸出右手问我爸爸写的“字”带了没有,我说明其他同学我是保证不了的,我自己保证再不下河玩水,一定认真读书读书!刘先生又再次将“血性”二字详详细细给我讲解一番,然后送我去教室上课。
刘汉英先生给我上了第一堂“血性”教育课,(辀师和其他先生也时常灌输“血性”教育),让我从小就为做“血性”人而自豪;几十年来,我老老实实做人,尽职尽责工作。即使在子女面前,在学生、学员面前,只要我错了,我都会坦白承认,老实改正;而对于歪风邪气,我绝不迁就姑息,更不同流合污。有人说:“周老头你常说林彪讲了一句真话:‘不说假话办不了大事!’你为什么吃尽了亏还一如既往……。”
这就是“血性”的薰陶,正是“江山易改,‘血性’不移”,“血性”伴我一生!

上一篇:难忘!终生难忘!(5) 2008-10-9   下一篇:难忘!终生难忘!(7) 2008-2-12
相关评论more>>

欢迎发表自己的高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