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阳园也需要这把老骨头41

长沙开会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老版万星楼1 >> 教育之人研究 >> 陶龛校友 >> 难忘!终生难忘!(3) 2008-10-9

难忘!终生难忘!(3) 2008-10-9
发布时间:2016-01-13 16:01:50 作者: 周正初 来源:端阳史志馆
耳目一新的教学方法
1949年,我转学到陶龛,未经考试就编在四年一期就读。
什么都让我耳目一新,上算术课是全校统一的时间,象其他校上珠算课一样,四一的教室在樾山学舍一楼,我上算术课却在爱迪生院二楼左边的教室里,不少五年级同学和我在一起学算术;肖华同学的算术组里竟然还有六年级的同学。现今还记得有期墙报上写着;“六一有个黄炳汉,四一有个肖小兔(指肖华)……”的快板。上算术课时跑上跑下时间紧,我时常是从板楼梯上两级把做一步跑跳上去,下课后从爱迪生院右边的梯上速滑而下……。矮矮的胖胖的李君时先生(女,地下党员,后来担任过谷水镇镇长)讲算术同样生动有趣。整数四则混合运算就是那时学的,当时李先生还教了括线(小括号内需先于小括号而进行的运算在上边加短横线)。这是我在其他学校和其他书上从未见到过的内容。
陶龛学校四十多年以前的教学方式就和美国现在的方式一样,完全是因材施教。据云现在美国的中学就允许初中生听高中的课,允许跳级。当时陶龛就是这样。
一次国文课中,罗光玲先生让我们区别‘睛”与“晴”两个形近字,我一个人与很多同学唱反调,罗先生故意开玩笑说:“周正初家里有两个屠坊,怎么会没有吃多少油呢?……”
我再次举手据理力争。事后,罗先生以为我是已经读过初小毕业的外校学生,怕在陶龛赶不上班而降低一年就读。光玲先生还去我父亲店里做家访,征求我父亲对于跳级一事的意见。我父亲毫无主见,还是我自己坚持要在光玲先生的班级就读。
我在陶龛学校就读的时间并不很长,但所受到的教育却影响了我以后的读书、教书,乃至一生,确实终生难忘。

上一篇:难忘!终生难忘!(2) 2008-10-9   下一篇:难忘!终生难忘!(4) 2008-10-9
相关评论more>>

欢迎发表自己的高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