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星楼文化体验·田园生话·自供胜特供3

万星楼文化体验·血性素养4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老版万星楼3 >> 端阳讲堂 >> 快乐人生传 >> 退礼的疑惑 2008-9-26

退礼的疑惑 2008-9-26
发布时间:2016-01-15 09:40:14 作者: 佘国纲 来源:万星楼网站

退礼的疑惑

      19921128日,娄底聋哑学校举行落成典礼。

      该校于1989年由原县级娄底市(1998年改名娄星区)人民政府申请兴办,隶属县级娄底市教育局领导。19909月,首届招收2个班共20名聋哑学生,在娄底四中租房办学。199210月,新校舍在关家脑长青村建成,并定于1128日举行落成典礼。我虽然没有接到正式请贴,但这是湘中地方有史以来的第一所正规的特殊教育学校,而我正在编纂《湘中教育志》,于是不请自到。

      前来祝贺的人不多,也不算少,不过大都是开着车子带着票子代表单位来的。像我这样步行并只能代表自己而来的,可能没有第二个。于是就有了下面的故事。

      前来祝贺的人纷纷到来宾登记处登记,交礼金。我开始在旁观,并未打算捐款。我发现来宾几乎是青一色的单位代表,没有一位个人代表,他们在交了礼金之后,都得到了一个回礼包,里面装的是床单。有的单位的代表说:“我们的局长、主任也来了!”于是,负责收礼的又补给他两个回礼包。

      这种用公款送礼、私人得回礼的现象,我早已见怪不怪。但是,我不相信的是:怎么就没有一个人自掏腰包祝贺的呢?我不想这种祝贺的场面大单调,于是决定将自己尚未到手的一笔稿费500元捐出。

      这500元一递上去,收礼的同志就问:“贵单位?来了几个人?”我说:“就我一个人,我不代表单位,就代表我自己。”收礼的同志惊愕了:“你自己?500元?”我看到那登记表上,有不少单位来了二三位代表,但礼金有的还不足500元,就明白收礼的同志为什么惊愕了。

      收礼的同志登记就绪,照例给我一个回礼包。我立即把回礼包退了回去。这一下,不仅收礼的同志惊愕,连周围的人也都疑惑了。我说:“我捐的是自己的钱,不是公款。如果你们送我一枚纪念章或者一本纪念册,我要!给我床单的话,那不如你们把这床单也算作我的捐赠吧!”

      人们对我这次退礼的疑惑,给予我不少的思考,使我一次又一次地想到教育之神罗辀重。

      罗辀重把自己绝大部分家产用于开办陶龛学校,但社会各界的捐助仍然是陶龛办学的重要依靠。这些捐赠的奉献者,都希望自己的奉献能真正发挥作用。罗辀重最能遂其心愿:对任何奉献,不论数额多少,不论价值高低,一律登报鸣谢,并及时地按奉献者的心愿使用,“以付捐助者之盛意”“总期于捐款不致虚掷”而温暖奉献者的心。而他在发起“文化劳军”、“救灾”等社会捐助活动时,所募巨款,“涓滴归公”,其组织募捐的各项费用均由自己负担,决不在捐款中开支分文。而我们今天,拿公家的钱财捐赠,私人则收授“回礼”;而一些负责承办“救灾”、助残、助学等捐款的部门和单位,他们的吃喝、补贴,均要在捐款中开支,有些募捐活动所得,甚至绝大部分用于主持募捐者的开销,怎能不叫奉献者心寒!

      2000年,随着撤地改设市的实施,娄底聋哑学校整体上交,归属地级娄底市教育局领导,并改名为娄底市特殊教育学校。20025月,该校印发了一期《爱心无限》的宣传专刊,公布了10多年来对该校给予赞助的100来个部门和单位的名单,却没有公布个人的捐赠名单,不过在“特别鸣谢”的前言中提到:“佘国纲等个人也伸出了援助之手”。这就又使我也产生了疑惑:如果这个“等”字,还代表着一些人,那么实在是应该点名为好;如果是没有第二个个人捐赠,那么这个“等”字就多余了。据我所知,各部门、单位奉上级指示,采取在工资中扣除,实施摊派捐赠等方式,募过不少“助残”款项,这些应该算是个人的捐赠,难道该校就没有分到过?


上一篇: 迟到的幽默 2008-9-26   下一篇: 花羽衣换字 2008-9-26
相关评论more>>

欢迎发表自己的高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