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星楼文化体验·田园生话·自供胜特供3

万星楼文化体验·血性素养4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老版万星楼3 >> 端阳讲堂 >> 快乐人生传 >> 迟到的幽默 2008-9-26

迟到的幽默 2008-9-26
发布时间:2016-01-15 09:41:36 作者: 佘国纲 来源:万星楼网站

迟到的幽默
      2002年年底的一天下午,局里的“公示”黑板上,用粉笔公布了当天上午抽查出勤的情况,迟到的有十余人,其中有我的大名。我看了,没当一回事,仅笑笑而已。但上有大名的其他同志却急了,有的先找有关负责人理论后把自己的名字抹掉,有的则先抹掉自己的名字再找有关负责人说明,还有的则生气地抹掉谁也不需告诉。最后,黑板上竞孤零零地只剩下“教科所佘国纲”一人的大名。
      教科所所长也许觉得这不是事实,也许觉得这事有失教科所的面子,对我说:“佘老师,我已经给有关领导讲了,你没有迟到,你也去把名字抹掉吧!”我笑着说:“谢谢!”但我并没有去抹掉自己的名字,因为我认为:“即使要抹掉,也得由写的同志去呀!”于是这一“出勤迟到的公告”,连同我那孤零零的大名,一连保持了好几天,成为了教育局的一道风景,成为了人们上下班的谈资。有的说:“佘老师历来总是早到,怎么会迟到呢?”有的说:“佘教授好象是在后面电大办公,怎么会知道他迟没迟到呢?”也有的说:“为什么其他迟到的都能解释清楚,就只有佘老师解释不清呢?”还有的甚至当面问我:“你为什么不把自己的名字也抹掉呢?”我也只是笑了笑,回答说:“留着也好,出出名嘛!”
      娄底电大的一位负责人看到教育局黑板上的公示,百思不得其解,有一天也当面问我:“你在我们电大办公,他们怎么知道你迟没迟到呢?”
      我觉得这回不能一笑了之,于是告知他:我是一个几十年来单位都没有安排办公室的人。电大照顾我一间房子办公,但我必须每天适时到教育局办公楼报到,否则就要记迟到。因为教科所领导多,我不知道那一天是那位领导负责出勤登记,更不知道他们自己会什么时候来,所以每天上下午都得到办公大楼打几圈,尽可能让他们看到“我来过了”。尽管我每天像幽灵一样在办公大楼游荡,还是有被负责出勤登记的领导看不到的情况。而教育局机关对各科室,包括教科所等二级机构的出勤情况,也不定期地进行抽查。我一般都是上午八点左右和下午二点半(或三点)左右要到办公楼至少转两次。这一天,因为急着要到电大房子里看份资料,就没有在八点以前先去教育局办公楼转圈,而是到八点十五才去(因为教科所规定,差一刻钟可以不记迟到),但这次碰巧教育局机关抽查,所以尽管我早在电大的房子里办了公,办公是没有迟到,但到教育局办公大楼的转游却的确是迟到了。
      这就是“迟到”的幽默。
     说实话,关于办公楼人们的出勤、办公的情况,我应该是比较有发言权的。遵守纪律的,能坚持上下班制度的,有实事干的则干实事,无实事可干的,20世纪八九十年代只好是“一杯茶水伴香烟,一张报纸看半天”,现在则大可在办公室上网炒股、聊天,玩电游;不遵守纪律的则来去自由,正如一位招待所的下岗职工所说,有的人即使在外面打牌赌赙,也可打电话回来说:“我正为公务忙着哩!”当然,这种现象在我们这样常年先进的单位都存在,其他单位、部门,恐怕大都不会没有。不然,市委、市政府主持的机关思想作风整顿运动,就不会搞了一次又一次。其实,根治这一现象的办法,就是必须实施真正的机构改革。

上一篇: 意料中的当选 2008-9-26   下一篇:退礼的疑惑 2008-9-26
相关评论more>>

欢迎发表自己的高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