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星楼文化体验·田园生话·自供胜特供3

万星楼文化体验·血性素养4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老版万星楼1 >> 教育之人研究 >> 研究文选 >> 学生自治(全节)2014.4.24 2014-4-24

学生自治(全节)2014.4.24 2014-4-24
发布时间:2016-01-15 10:04:23 作者: 佘国纲 来源:端阳史志馆
第三章 “素养教育”的制度举措
第七节 学生自治(全节)
      1943年,湖南第一师范学校导师严寅带领参观团到陶龛学校,他在陶龛师生的欢迎集会上说:“我与贵校有密切关系,认识较真切。贵校的教育,有五个特点:一、血性;二、旬制;三、珠算分团制;四、同学自治能力强;五、学校家庭化。”
     陶龛学生“自治能力强”,是因为自20世纪20年代起罗輈重就在陶龛学校创建了学生自治的教育教学制度。这个制度借鉴了当时教育界流行的“自动主义”。
自动主义,原本是20世纪初由超现实主义画家和诗人在艺术中为表现无意识的创造力而运用的一种创作方法。这种创作方法被认为是可以排除做作、开启画家个性深处基本创作本能的一种手段。而20世纪初流行于中国教育界的自动主义,则是一种教育新思潮。它强调学生自学、自强、自治。以学生自动为主,教师则加以指导。
1919年10月,陶行知在《新教育》发表《学生自治问题之研究》一文,开头即说:“近世所倡的自动主义有三部分:一、智育注重自学;二、体育注重自强;三、德育注重自治。所以,学生自治这个问题,是自动主义贯彻德育的结果,是我们数千年来保育主义、干涉主义、严格主义的反应,是现在教育界一个极重要的问题。这个问题,包含甚广。我们要问学生应否有自治的机会?如果应该自治,我们又要问学生自治究竟应有几多大的范围?学生应该自治的事体,究竟有哪几种?规定学生自治的范围,又应有何种标准?施行学生自治,又应用何种方法?这几个问题,都是我们所要研究的。总起来说,就是学生自治问题。”
不过,罗輈重实施的“学生自治”制度,并非只是“自动主义贯彻德育的结果”,它把“自动主义”的“智育注重自学”和“体育注重自强”,与“德育注重自治”一起,都纳入了“学生自治”。它既是学校贯彻群、德、智、体、美五育素养教育的需要,也是学校群、德、智、体、美五育贯彻素养教育的结果。
陶龛学校的“学生自治”制度,总起来说就是罗輈重强调的一句话:“凡是孩子们能做的事,都放手让孩子们自己去做。”
其具体表现,主要在三个方面,也就是从小培养学生的三种能力:
一是生活上的事,儿童自己能做的,都自己做,不依赖别人,自小培养学生的生活能力。
二是学习上的事,儿童能自学的,都自己学,自小培养学生的自学能力。
三是团体的事,儿童能管理的,都自己管理,自小培养学生的管理能力。
关于学生生活能力的培养,罗輈重坚持把儿童的自我生存能力放在第一位,着重于两个方面。
其一,在饮食起居上,孩子们自己能做的事,都坚持让孩子们自己做,不依赖别人。
1943年2月,罗輈重在给儿童父母的“公开信”中说:“我们想养成儿童之独立自动性,对在校一切起居饮食,使之随团体而自发自动,除去其依赖性—靠人家帮助才能生活”。
在罗輈重主持的陶龛学校,无论是高年级学生,还是低年级学生,每天早晨都自己按时起床,自己穿衣,自己迭被,自己用冷水洗脸;晚上自己用温水泡脚,自己按时脱衣睡觉;一天吃喝拉撒,都是孩子自己解决,不依赖别人。为了讲卫生,吃饭都是坚持用双筷,喝水都是用自己的杯子。公用的茶桶虽然备有一个公用的竹勺子,但为了督促学生们养成良好的卫生习惯,这个竹勺有缝,不能直接用竹勺喝水,要盛到自己的杯子里才行。
     高低年级儿童的“饮食起居”“随团体”“自发自动”,幼稚班的幼儿也是这样。陶龛的幼稚班正式开办于1933 年,招收四至六岁的幼儿。每期招收一个班,每班20 多人。学校添置小床架、小餐具、小玩具,供幼儿生活游戏。后来还专门添设了幼稚生食堂,每日4 餐,有糖果、牛奶、罐头等食物。幼儿们各人都有自己的小柜子,备有自己日常的生活用品。他们每天按时作息,自己穿衣穿鞋,自己吃饭,自己上厕所。
不少家长送孩子入学时,总是千托付万托付,说孩子小,请先生“特别照顾”。有些富裕的家长,则派佣人随孩子住校,专门照顾孩子的起居生活。陶龛学校开始允许“佣人”住校,但并不是让她们去单独特别照料某个孩子,而是让她(他)们看看孩子们是怎样“自发自动”的起居饮食。她(他)们很快就发现:学校虽然要求学生“饮食起居”“自发自动”,但随时都有老师在暗中保护,家长尽可放心;那些先生们既是老师,又是保姆,师生共餐同睡;孩子们都过得很好,样样都有指导老师;于是便逐渐离开了学校。
其二,在生命安全上,让孩子们懂得有关自我保护的常识,训练自我救助的本领。
陶龛学校办在优美的乡村。孩子们经常在山林中玩耍学习,从小就知道:山上的蘑菇哪些能吃,哪些不能吃;树上的果子哪些无毒,哪些有毒;地上的野菜,哪些可吃,哪些不可吃。他们还知道:吃了有毒的蘑菇怎么办,摘了有毒的花果怎么办;被毒蛇咬了怎么办。
陶龛学校依山伴水,利于开展爬山游泳运动。但这些运动继能练身体,同时也存在一定的危险。罗輈重有个小女儿曾在陶龛学校运动会爬山中摔伤,不治而亡。人常说不能因噎而废食,但食要防噎还是必要的。罗輈重积极倡导各类体育运动,周密设置安全措施。由于安全设施不全,陶龛学校的游泳活动从20世纪20年代到30年代,很长一段时间都未开展,直到1938年才正式开展起来。
1938年5月8日《陶龛旬报》“校闻”报道说:“本校面临涟水,河岸一带沙滩实为天然之游泳池。过去因设备未周,指导无人,故绝对禁止学生入水,以避危险。当此抗战时期,游泳实为一种常能,习熟了,不仅可以健身,而且可以自救救人。本期,适有新聘之俞亮先生,为一游泳专家,特组织游泳选科,由其担任指导,由志愿学习的各儿童中严格加以挑选。先在课堂上将游泳常识和入水之前各应注意之点详细说明,再力试验及检查身体后方集队。规定一定时间,在绝对服从导师指导下入水训练,并在浅水处钉桩作范围,任何人不能游出范围之外”,“未加入本科之儿童,则仍绝对禁止入水”。
抗日战争时期,陶龛学校学生学会了许多防空防护和救护的知识和本领。学校组织师生自己挖防空洞,制作防毒面具。学校不但对在校学生进行安全教育,而且向出校的学生进行安全教育,《陶龛旬报》的“校友园地”经常刊载这方面的知识。
1939年10月8日的《陶龛旬报》的“校友园地”刊载“新的避炸知识”,计4条:
1、敌机来炸时,须要预先躲避,万不可临事慌张。大树底下躲一些的人,是最危险的。
2、敌机来自天晴和有月亮之夜,宜特别注意。
3、敌机是迴环的轰炸,不要以为一去就走出来。
4、近来敌机改变方向,专炸乡村平民了,不要以为在乡里就不会来炸。
为了孩子的安全长大,2012年,英国政府颁布了《儿童十大宣言》:
1、平安成长比成功更重要;
2、背心、裤衩覆盖的地方不许别人摸;
3、生命第一,财产第二;
4、小秘密要告诉妈妈;
5、不喝陌生人的饮料,不吃陌生人的糖果;
6、不与陌生人说话;
7、遇到危险可以打破玻璃,破坏家具;
8、遇到危险可以自己先跑;
9、不保守坏人的秘密;
10、坏人可以骗。
这十大宣言归结到一点,那就是儿童的生命安全。它明确地告诉孩子们,在涉及生命安全的关键时候可以撒谎、可以砸东西、可以夺路而逃……
而半个多世纪前的中国,罗輈重早就认识到了这一点,并切切实实地做到了这一点。
20世纪20年代末到30年代初,因为安全保障措施不完善,罗輈重一直不允许学生下河游泳。有的学生以“锻炼身体”、“不能怕死偷生”为由,偷偷下河洗澡,屡教不改者,坚决按校规请其退学。罗輈重认为:“把身体锻炼成钢筋铁骨,留此身为国大用,而不是怕死偷生” (《罗輈重文集》“在青年节青年导师夜集中想说的话”),当然是对的,但锻炼身体没有安全保障不行,我们“决不能白死”(《罗輈重文集》“学生?还是学死?”)。
20世纪30年代到40年代,一些反对“血性”的人认为:“血性”是“诚实第一”,因而“在战争场合”是“不适宜”使用“血性”的。罗輈重则认为:“诚”与“信”是连在一起的,“信”就是“诚实”,“信实”就是“诚实”,“不失信”就是“诚实”。他说:“守信约即是血性的”,“两国交战时,敌人来刺探军情,而把应守的秘密的事告诉他,这是不诚实极了”,因此,骗“敌人”,“不把应守的秘密”告诉“敌人”,是“血性”的,“我们深信,在平时,固然需要训练大众血性,在战时,尤其需要血性” (《罗輈重文集》“在国庆日谈‘血性’”)。
在儿童生活能力的培养上,罗輈重坚持孩子们“自己能做的事,都让他们自己做”,不依赖别人。但这并不是不要老师照顾,不要儿童之间的互相关心和爱护。
罗輈重起草的陶龛学校的“公开信”,即“本校实施生活教育的方法公开答复儿童的父母们”,告知儿童的父母们:学校“对幼稚生(即一年级至三年级生)生活指导,有保育员负专责(女性)。设有幼稚生食堂,用矮桌,行分分食制(即每人一碗合菜,将厨房所预备的每桌三样菜临时分为七小份,一碗内有三样菜);有幼稚宿舍,每舍内有女导师,或有工友,同房伴宿,半夜轮流稽查被盖,及喊起夜中欲小便的;衣服被褥,即由女工洗涤。但一切采团体行动,不能对某儿童独异”。
我的一个三岁多的外孙女,我们平时总是告诉她“自己的事要自己做”。她把它变成了“口头禅”,并扩大发展为:“自己的车自己擦”、“自己的车自己骑”;“自己的东西自己用”、“自己的东西自己吃”。结果,有一天吃烧鸡,她要了两个鸡腿,她妈妈轻轻地问:“给我一个鸡腿行吗?”她大声回答:“不行!自己的东西自己吃!”又有一天,她带了个新玩具到幼儿园,别的小朋友想要她的玩,她坚决不肯,还理直气壮的告诫别的小朋友:“自己的东西自己用,自己的玩具自己玩!”于是我们又给她讲“孔融让梨”等故事,告诉她,自己能做的事自己做,并不是不要互相关心和互相爱护。
1943年6月18日,《陶龛旬报》发表了一幅“卫民之政图解之一”—“个人能生存么?”。图解小至“个人卫生”,大至“个人生命”,教育儿童们:单靠个人是无法生存的。
罗輈重对高年级学生特别注重互助习惯的养成。
1940年5月,《陶龛旬报》发表的先修班刘国璜的“集体洗被” 的文章说:“我们这期在校这么久了,被窝应该洗了。所以事务室规定这旬分班洗被。但旬一二三四都是阴天,直到二十五早才见灿烂的红日照耀在大地。我班就乘这机会,开始了我们第一次集体洗被工作”,“晨间,由朱老师给我们一个工作分配,分成拆被组、绽被组、挑水组、烧水组等。工作开始时,个个都赤着脚,扎着衣袖,拆的拆被,担的担水,有的预备洗被和晒被的器具。全体动员,个个互相帮助,分工合作,做得很起劲”,“我们女同学帮助男同学绽被,这也可说是互助精神的表现了,也正是我们养成互助习惯的机会”
1992年5月,陶龛涟源校友邓志强在回忆录中说:“1946年,我只有七岁,随我两位兄长就读陶龛。虽然学校有员工洗衣服,晚上睡觉前有温水洗脚,称作‘温腿浴’,宿舍里有老师同住,但我却体会到的是独立生活的情景。那么小的年纪,就离开了自己的父母,开始过独立的集体生活,现在说来是很难想象的。可这已是事实。这对我后来的独立生活和独立工作不无影响。我感到欣慰。”
关于儿童自学能力的培养,罗輈重特别注重让儿童在玩耍中学习,诚如法国哲学家卢梭所说:“教育孩子最重要的一点是把孩子当孩子”
对儿童的教育教学,罗輈重一切都从儿童的实际出发,坚持“愉快地学就是玩,有益的玩就是学”,非常重视儿童好游戏和玩耍的天性。中外历史上和民间风俗中的各种节日、纪念日,凡对儿童身心健康有益的,罗輈重都要纪念,都要庆祝。因此,陶龛的节日、纪念日特多,重要的就有20多个,几乎每旬都有,有的一旬还有好几个。学校编有《节类词典》。节日活动一般都与中心教学旬会和中心训练月会一并举行。孩子们在纪念、庆祝中自己玩耍,在玩耍中增长知识和本领。
陶龛幼稚园的幼儿四、五岁时主要由保教人员带领在小友园地玩耍。他们也有教学室,名叫“弱小室”或“小友室”。室内四周墙壁上有一圈矮小黑板供幼儿们写写画画。教室的窗户嵌有彩色玻璃。幼儿们坐的是小靠椅,可以搬动到室外去游戏和学习。幼儿们五六岁时即就读学校一年级,其成绩如跟不上班,允许重读。
陶龛学校51 班学生曾冠华曾写了一篇有关该校一年级61 班“班况”,发表在《陶龛旬报》上。文章说:“在本校,向来认为一年级,只算是幼稚园的幼儿,只注意他们好好地自然生长,并不迫他们做功课。所以,一年级上课一点钟,只有半节(25 分钟),一天12 节,有一半是保姆们带着在各处游玩。教师们可说全是女性。主任刘本益师,与其说是国语指导,无宁说是卫生指导。她常常想把乡村中脏孩子养成整洁的习惯,慢慢有了成绩。这次初小整洁比赛,取得了优胜的银盾。教室地点在光明室,刚好配合23 人的坐位。四壁都是黑板,便于每个小朋友习字、画画、算数。一班小友虽小,却相当淘气,因学校为他们设备的游戏器具太少了,飞马已不飞了,木马已骑厌了,跷跷板已断了,只剩下几粒弹弹打打。班理事是走读的彭润生,‘扮狠’大王是肖华,‘南腔北调’是周雪珠(因她母亲是四川人), ‘小摩登’是樊素恒。”
学生自学当然有老师指导。罗辀重主持的陶龛学校学生自学的主要指导老师,名叫“字典先生”。
1949年就读陶龛学校的周正初,五十年后写有十篇回忆录《难忘!难忘!终生难忘!》,其开篇就是:“字典先生”。他写道:
“我在未进陶龛之先常去陶龛玩耍,早就认识辀重先生了;但真正与先生打招呼却是进校两旬之后的事。当时我尚不足十岁,见了辀师,无限敬畏,除了敬礼之外,不敢有其他举动……。
某天的午间休息,我拿一本课外书壮着胆子在过厅中请教辀师一个生字的读音。先生弯着腰教我读音和字义,还讲了几个形近字,教我分辨;然后把我引进他的办公室,教我如何查学生字典,并且说:“先生教一个字只一个字,教一千个字也只有一千个字,若学会了请教‘字典先生’就个千万个都可以自己学了……。
我想,辀重先生真好!和最钟爱我的祖父一样!我为什么还怕他呢?刚好双足一并,准备敬礼退出,辀师又问我是哪个班的?是谁的儿子?我说明是四年级光玲先生所教班级的;还强调我跟他的外孙肖华同在一个班;我父亲是周仲河。先生笑着说:“原来你是新泉先生的孙!这一期才来吧!回去要你爸爸给你再请一个先生,那就是‘字典先生’ 。
至今已经半个世纪了,“字典先生”这一词语经常萦迥在我的脑际,辀师瘦长的身影也经常浮现在我的心中。”
罗辀重对字典的重视,还体现在他积极组织指导学生自编字典、词典。
1937年,陶龛学校高年级学生的署假作业,就是每人编一本小辞典,其内容由学生自己定,择自己最熟悉、掌握了解最多的事物作自己辞典的名称。下学期开学时,送交各导师评阅,然后公开展览。展览时,任观众各为选优投票。学校给各班得票最多的奖励。这期获奖的有特科班的周惠和、30班的贺烈崧、31班的贺楚候、32班的黄蔚然、33班的朱雅生、新35班的贺隆读、36班的罗尔纯、37班的曾令觞;所编辞典有农具辞典、禾种辞典、锄头辞典、药物辞典等,都是就地取材而不见经传之作。展览评奖后,学校又组织各班集体整理,将其中一些优秀之作印成单行小册子。
这种编写小辞典的活动极大地提高了学生的学习兴趣,加强了学生多方面的素养,有力地提高了教育教学质量。该校44班校友曹新回忆说:“有一回,辀师代我们班的历史课。他说:‘历史不是人的活动和时代组成的吗?你们每人准备一个本子,学会编人名大辞典。你们别以为仲渊图书馆里那些人名大词典、地名大辞典了不起,那也都是人编的。我们小学生也可以编大辞典!’我们听了很高兴,于是纷纷用毛边纸订成厚本子,将历史书中的人名摘录下来,生于何年,卒于何年,一生作了哪些事,有何影响。这样,脑子里对历史人物、事件的来历去脉很清爽,根本不要去死背书,县里会考,大家分数都很高。”
除组织指导学生自编字典、词典外,罗辀重还组织陶龛校友并自己亲自参与编写音节式字典。
1946年,罗辀重得知陶龛校友张伟明在乡采用同音字连锁教学法,收效甚佳,便将张招至陶龛,担任图书管理员,负责编纂一部音节式字典。他对张说:“方块汉字从来是一字一音,一音多字,现在欧化风气太重,好些字眼都有多音化趋势,你看将来的小学如何才能教好?”在罗的面授指导下,张花了三个学期,终于编成了中国第一部音节式字典——《国音同音字典》。
字典编成后,罗辀重立即将它交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黎锦熙先生复函说:“近因稿挤,尊稿未便刊用,沧海遗珠,歉甚!”但罗辀重先生逝世后,大陆和台湾先后分别出版了《国音同音字典》和《国音同音字汇》。前者在张伟明、罗辀重的基础上有所更改,后者中的《注音符号检字表》则完全按张、罗的《国音同音字典》音节排列。前者没有署名编著者,后者则是注明为“无名氏发明”。
罗辀重主持的陶龛学校适应儿童自学需要的设施,诸如图书馆、博物馆等,一应俱全,还辟有自学板报-新知识杂货店。
陶龛学校的图书馆,旬休日整天开放,平时下课后也开放,并且是开架看书,幼儿园的小朋友不识字,也可到图书馆书架上寻找自己想看的小人书;
陶龛博物馆内的动植物标本许多是在校学生利用署假时间采集的,学生们在博物馆玩耍中和在为博物馆采集标本的游戏中自学到了许多知识和本领;
陶龛的新知识杂货店,更是孩子们喜欢的自学园地,他们在投稿、看稿和评优稿的过程中,增进了不少新知识。
为了培训儿童的自学能力,罗辀重在其主持的陶龛学校还坚持推行自学辅导制,并施行导生制(利用优秀学生指导其他学生),还让学生自己组织课外活动小组。
学问学问,勤学勤问。一个好教师,不是看他能否按事先准备好的讲得条条是道,而要看他能否随时随地较好地回答学生提出的问题;一个好学生,也不是看他是否能把老师传授的知识倒背如流,而要看他能不能举一反三或深入地提出问题。陶龛学校从低年级开始就引导学生从实际生活中,从教材中提出问题,然后各自去找老师,找有关资料寻求解决问题的方法。优秀学生(导生)在指导其他学生的过程,自己的学识则得到更大的提高。在课外活动小组的活动中,组织者和参与者都自学得到多方面的知识和本领。
关于儿童管理能力的培养,罗辀重最突出的做法是:破除传统教育中“以教师为中心”的教育教学观念,树立“以儿童为中心” 的教育教学观念,从小就让孩子们学习民主地自己管理自己。
罗辀重主持的陶龛学校建有许多学生自治组织,如“陶龛学生会”、“陶龛陶龛乡公所”、“陶龛亲师会”、“陶龛学生服务团”、“陶龛消费合作社”等。1939 年9 月建立的“陶龛学生抗战建国工作委员会”,机构完备,分政训、军事、卫生、经济、司法、总务六部,组织严密,职员达44 人,全由各班会员推选,每10 人举出1 人,聘请教师任顾问。学校课外活动场所,勤工俭学场所等,如“三.八缝纫店”、“印刷部”、“理发部”’、“阅览室”、“花圃”、“竹林”、“篮排球场”、“游艺场”、“池塘”、“乒乓球场地”、“工艺厂场”、“饲养场”、“音乐室”、“展览室”等,也都是学生服务员自己管理,教师参与指导顾问。就连节日、纪念会、旬会、演讲会等临时组织机构,也都是学生自己担任主席。
1989年,江西校友朱纯江在《忆母校二三事》中说:“母校办学还有个特点,就是重视向学生进行自治教育,培养学生的能力,老师尊重学生,注意发挥学生主人翁精神,从小学会自己管理自己,协助学校办学。比如旬末就组织大扫除,做到环境及个人卫生,由各班派代表检查、打分,评出卫生模范班,大家向他学习。尤其今我难忘的一件事。1943年5月中旬的旬会上,我刚读三年级,还是一个八岁多的小学生,竟由班上选拔到全校旬会上当主持旬会的小主席。我站在礼堂的讲台上,面对着台下数百位师生,开始心谎,陪我共同主持会议的彦谋校长轻声地鼓励我,使我有勇气大声说:现在旬会开始!欢迎辀重先生讲话。台下一片掌声,是对舟重先生的尊重,也是对我这小学生的勉励。后来我进了中学、中专,参加抗美援朝街头演讲,或在学校讲台上、会议中发言,逢稍有‘怯场’时,我就会想起8 岁时当‘小主席’的一幕,胆怯的心情就一扫而光,心想:‘有啥可怕的,我不是8 岁就主持过全校师生大会吗?'”
1938年4月8日,《陶龛旬报》刊发的“儿童节自治”的“校闻”,祥细地报道了该校“儿童节学生自治”的全过程:
“儿童节那天,本校实行儿童自治,儿童自动全日,从打晨钟起至晚操止,一切由儿童自理。
“开首第一件事,就是募捐队(组织了12人为救济难童而募捐)儿童现身说法,扮装难童,各持哑巴筒在人丛中募捐,借荬旬报、糖食,打电话、听收音机四事为招引之具。
“十时,在广场举行纪念大会。由32班儿童萧润邦主席,中一班儿童谭聚林报告四四儿童节历史并宣读慰劳前方将士电稿。来宾演说,有浙江俞亮先生,李名鲜先生。导师演说,有张静淑、李肇平、王彦三先生;又受勋于被选出之抗战儿童。
“散会后即开始各项比赛:抗战作文比优;抗战词类比多;抗战算术比速;抗战风筝比高;军器模型比像;军号比优;画战争漫画比像;军训操练比整齐;画战区地图比扼要等。评判亦由儿童担任。
“其时有求实、兴仁、明试、淑世等校集团儿童,及被请之非学校儿童百余人先后到校。
“午饭后开始游艺项目,将各班代表的抗战戏剧及抗战歌咏、抗战演说等比赛参杂其中。有一低年级小友王定中,上台下台,尚须成人抱持,但他的演说却非常清楚而有趣。直至行落旗礼时才散会。
“儿童夜中,各班分开儿童招待会,主客都有小的娱乐节目表演,将那昨日自做的食品皱粑及油炸物款客,直至深夜,最后集合晚操方告结束。”
学生的自治管理,罗辀重特别注重的是如何管理。
1919年,陶行知在《学生自治问题之研究》中说:“因为自治是一种人生的美术,凡美术都有使人欣赏爱慕的能力;那不能使人欣赏的,爱慕的,便不是真美术,也就不是真的学生自治。所以学生自治,必须办到一个地位,使凡参与和旁观的人,都觉得他宝贵,都不得不欣赏他,爱慕他。办到这个地位,才算是高尚的人生美术,才算是真正的学生自治。”
为了做到“真正的学生自治”,为了使“参与和旁观的人,都觉得他宝贵,都不得不欣赏他,爱慕他”,从美国留学回国的罗辀重在学生自治中注入了“民主”。这种民主管理突出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自治机构的产生民主,靠竞选产生;二是机构的管理民主,既讲“礼”又讲“理”。
2011年3月,陶龛娄底校友王冲在《陶龛忆旧》一文中,对当年自己亲历的学生自治会竞选记忆犹新。他写道:
“1946年春,父亲慕名送我到陶龛学校求学。陶龛学校师资水平高,有数位美国留学生任教,我们非常崇拜。留洋生拿出许多图片给我们看,有他们头戴博士帽的毕业照,有芝加哥纽约等大城市的摩天大楼,有哈佛华盛顿等大学城等等,我们看得爱不释手,很是羡慕。留洋生教小学,他们一点也不觉得屈才,爱岗敬业,尽职尽责。他们还把美国式的民主带入校园。
“学生自治会改选时,组织小学生们大搞竞选活动,谁愿意当学生会干事,就登台发表演说,还在校园内搞竞选游行。我和同寝室的几个小伙伴,用自己的衣服和口缸做成一个木偶,举着它在游行队伍里表演,支持班上一位姓王的同学竞选,博得一片掌声。王同学是界山人,他教会我养蚕,我们是好朋友。六年级有位大个子学生参加竞选,由于他平时有点霸道,欺负小同学,遭到反对没有选上。他抢过我的坨螺,还扇我耳光。出气的时候到了,我鼓起勇气跑上台去说他,得到了大家的支持,心中好舒畅的。别看是小学生,人人关心选举,校园里一片欢腾。”
学生自治会等组织靠竞选产生,学校课外活动场所、勤工俭学场所等的自治管理,如“三.八缝纫店”、“印刷部”、“理发部”’、“阅览室”、“花圃”、“竹林”、“篮排球场”、“游艺场”、“池塘”、“乒乓球场地”、“工艺厂场”、“饲养场”、“音乐室”、“展览室”等,一般不搞竞选,用推举的办法产生。1938年4月,为提高儿童的作文兴趣和发表能力,陶龛学校初小部创办了《陶初旬报》,每逢九出版一次,其编辑均由各班推举。
竞选和推举的方式,最终都只有少数优秀学生走上自治管理的岗位。为了培养所有孩子们的实际管理能力,罗辀重在其主持的陶龛学校还有“轮流”和“自组”的方式,使所有学生都能参与自治管理的实践。
“轮流”,如卫生管理、课堂、宿舍、饭厅等的管理。这些角色,从来都是每班每个人轮流,绝对平等。目的是给每个孩子,都有为大家服务、对别人尽责的机会。
“自组”的方式,主要就是自己组织“课外活动小组”或“兴趣小组”等,招收同学参加,自命为负责人,组织开展活动。目的是给每个孩子,都有当当头头、当当领队的管理实践。
陶龛学校的学生“课外活动小组”或“兴趣小组”,有全校性的,参加人员来自全校各年级各班;也有年级性的,参加人员来自本年级各班;还有班级性的,参加人员来自本班;有的纯男生组成,有的纯女生组成,有的则是男女生混合组成。小组成员最多的有几十上百,最少的仅二至三个。小组活动时间,有的坚持一二十年,有的坚持几年,有的坚持几月,有的则坛花一现几天就没了。小组的头头(大都是自命的)有的从建组开始一直负责到其毕业离校;有的建组后不久不得在让贤别人当头头,自己成为组员;有的不愿让贤,或者其活动内容很少有人感兴趣,自己宣布建立小组没几天,就消失了。
凡是人,都有各自的天赋、潜能(人对某种事物或职业有天生的敏感、持久的兴趣、过人的能力)。教育,不应该是向学生的脑海灌注知识之水,而是要去点亮受教育者心中的天赋、潜能之灯,让他们闪光、发亮。诚如有人所说:老虎有锋利的牙齿,免子有高超的奔跑弹跳能力,所以能在大自然中生存下来。人人都希望成为老虎,但其中很多人只有成为兔子的天赋。为什么我们放着优秀的兔子不当,而一定要去当差劲的老虎呢?教育,就是要把人的天赋充分挖掘和展示,让所有天赋之花都结出成功之果。是老虎就啸叫山林,是兔子就奔跑原野,各得其趣,不负苍天。”
无论是“竞选”或“推举”走上管理岗位的学生,还是“轮流”或“自组”走上管理岗位的学生,他们的管理宗旨就是服务,方式就是民主,即既讲“礼”又讲“理”。
服务,就是罗辀重强调的“服务精神”(《罗辀重文集》p14)。“为服务而生活”,为服务而管理,为服务而学习;“服务学校,服务学生” ;在服务中增长知识,在服务中增长才干。
讲“礼”,就是“按规矩办事”。严格要求大家遵守规章制度,比如吃饭,陶龛学校是分班编席进行的,各席设有席理事,席理事大家轮流做。吃饭的规矩:“席理事”在开饭前必须把桌凳摆好,开饭后要检查是否都用双筷,是否有人把脚踏在凳的牵方上,或者弯着身子吃饭;如有,就要及时纠正。多次违犯的,就要多当几次“席理事”。
讲“理”,就是“以理服人”。规章制度不但是大家应该做到的,而且也是大家能够做到的。也以吃饭为例,20世纪20年代,陶龛学校开始有站着吃饭、吃饭时不得说笑的规矩。但有些导师年纪大了不坐做不到,有的学生对伙食有意见忍不住也要说几句,于是到30年代就改为坐着吃饭,“不禁止学生吃饭时谈笑”了(《罗辀重文集》p62)。
罗辀重就是这样,通过学生竞选、推举自治机构负责人,和学生“轮流”公共服务、“自组”课外活动小组等方式,有效地挖掘了学生各自的天赋,发挥了学生各自的潜能,培养了学生处世处群的能力。陶龛学校的学生“期终成绩报告单”中,群育之“合群”、“交际”、“同情心”、“公德心”、“组织力”、“领袖才”、“服务能力”等,指导老师主要就是依据学生在竞选、推举自治机构负责人、在“轮流”公共服务和“自组”课外活动小组和兴趣小组中的表现情况,综合考察后向家长报告的。

上一篇:学生自治(十二)2014.4.14 2014-4-14   下一篇:校友服务制(之一)2014.6.4 2014-6-4
相关评论more>>

欢迎发表自己的高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