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星楼文化体验·田园生话·自供胜特供3

万星楼文化体验·血性素养4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老版万星楼3 >> 端阳讲堂 >> 快乐人生传 >> 也许我们都不是反革命 2008-10-11

也许我们都不是反革命 2008-10-11
发布时间:2016-01-15 10:12:30 作者: 佘国纲 来源:万星楼网站
也许我们都不是反革命
      1967年5月3日,我和胡宜民等几个“工联”派的学生头头到湖南省军区,就正确看待造反派的问题与军区政委崔琳辩论。在坐的还有省支左办公室的李国良和老董。支左办的同志还有点耐心,与红卫兵小将们平和舌战。官大的崔琳则很不耐烦,没说几句就发起火来:“你说你们是造反派,我说你们是反革命!”把胡宜民和几个“红中会”的小将气跑了。
      我没有走,还索性坐了下来。对于文化大革命,对于造反派,我也有我的看法。虽然从大道理上,我们天天讲文化大革命是反修防修。但具体来说,一年来的文化大革命使我感到,造反派最大的收获是有了话语权。以前,群众对于领导是只有听话权,没有说话权,即使领导让你说,你也必须揣摸着领导的意思说,否则就是反对领导,就是反革命。文化大革命则不同了,群众对于领导可以说“不”了。然而,问题又来了,一段时间,造反派(群众)可以对领导(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说“不”,而领导(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却又不可以对造反派(群众)说“不”了,只许他们规规矩矩,不许他们乱说乱动。于是,领导又“复辟”,把造反派打成“反革命”,造反派于是又没有了话语权。
      我说:“崔政委,为什么你们当领导的和我们做百姓的,就不能坐在一起,好好地谈一谈呢?人,只要不是天生的哑吧,都要说话。说话,就要让他说自己想说的话,而不是一定要别人按照自己的意思去说话。为什么我们总是只许自己有说话的权力,不允许别人有说话的权力呢?话语权,人人都应该有。当然,人人都有可能说错话,但‘言者无罪,闻者足戒',为什么一定要把敢说话的人打成反革命呢?”
      “你是个大学生,我不和你争!”崔琳稍稍平和了一点,说:“不过,我告诉你,要么我是反革命,要么你是反革命,二者必居其一!”
      “那也不一定。”我说,“也许,我们都不是反革命!”
      我还想辩论下去,但支左派的同志在崔琳的示意下,拉着我出了门,说:“领导还有个会,我们走吧!”……

上一篇: 差点命丧车轮 2008-10-11   下一篇: 捐款的尴尬 2008-10-11
相关评论more>>

欢迎发表自己的高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