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星楼文化体验·田园生话·自供胜特供3

万星楼文化体验·血性素养4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老版万星楼3 >> 端阳讲堂 >> 快乐人生传 >> 差点命丧车轮 2008-10-11

差点命丧车轮 2008-10-11
发布时间:2016-01-15 10:14:01 作者: 佘国纲 来源:万星楼网站

差点命丧车轮
      1960年7月20日,我随新铺街的曾忠云到邵阳。
      暑假回到家,总觉得与以前不一样,自然是因为没有了母亲。父亲要我随他到医院去住,我没有去,说要到邵阳打零工,攒点学费。曾忠云在邵阳有工作单位,我就住在他那里,并在他那里搭伙吃饭,由他介绍我做零工。
      两市塘是我见过的大地方,但现在与邵阳相比,则是小巫见大巫了。邵阳街上,到处都是卖冰棒的。我还从来没有吃过冰棒,很想吃,可身上没有钱。后来,我实在忍不住,便在一位新结识的打零工的(邵阳县一中的学生)那里借了几分钱,买了一根冰棒吃,总算满足了自己一个心愿。
      在邵阳的日子里,白天,我打零工;晚上,曾忠云就拉着我与他们一起去抓流窜犯。其实,那是什么流窜犯?就是没有经过队上批准而外出打工弄口饭吃的农民。按说,我也与流窜犯有点搭界了。
      8月12日晚上,我终于忍不住,笑着对曾忠云说:“我这可不是小流窜犯抓大流窜犯?!”
      “不要乱说!”曾忠云连忙制止我,并担心我给他惹麻烦,就不要我去执行任务了。
      我一个人漫步在邵阳街头,正当走到汽车站外面的马路上,后边救护车“呜呜---”怪叫着开过来。我靠在马路的最边上,那车子竟然离开马路的中心,朝着靠边的我冲过来。不知是汽车的冲击波把我从马路沟的左边掀翻到马路沟的右边,还是后来如别人所说是我母亲的“魂把我从马路沟的左边提到了马路沟的右边”,反正我是皮毛未损,围观的人唏嘘不已。
      第二天,我就离开邵阳,回了家。我要曾忠云帮我代领工钱,并特别提出要他帮我还冰棒钱。可后来,他告诉我:工钱,扣除伙食费后,一分钱也没剩;那位邵阳县一中的学生早就找不到了。
工钱没有我无所谓,可我借人家的钱未能还人家,不能不是一生中的憾事。
      几十年后我坐汽车到邵阳,在汽车站下车后,东张西望,左思右想,都得不出半点当年的景象。我问了几位老者,他们说“你说的那是老汽车站,还在前面,现在已经成为广场”。我于是往前走,到了广场,看了许久,也还是看不出当年的半点景象……

上一篇: 幸亏敲错了门 2008-10-11   下一篇: 也许我们都不是反革命 2008-10-11
相关评论more>>

欢迎发表自己的高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