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星楼文化体验·田园生话·自供胜特供3

万星楼文化体验·血性素养4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老版万星楼3 >> 端阳讲堂 >> 快乐人生传 >> 一张照片的故事 2006-5-10

一张照片的故事 2006-5-10
发布时间:2016-01-15 10:17:00 作者: 佘国纲 来源:万星楼网站

一张照片的故事

      这张照片摄于199459日下午,地点是娄底地区教委办公大楼114房。照片上本人颈上露出的一条白带,不是衬衣领子,而是伤湿止痛膏。这张照片的故事,就发生在当天的上午。

      199456日,我奉命到冷水江市搞成人高考巡视,并抽空到一些单位、学校核实《湘中教育志》的材料,同时为出版《湘中教育志》筹措资金。59日上午,我由冷水江经涟源返回娄底,在涟源坐上了家在青烟的一刘姓车主的中巴车。车上人很多,我站在车门口。车开得很快,很不稳当。

     车开到枫坪,我旁边有人下车,我便坐了他空出的座位。这个座位本是售票员的,前面有扶手。我总感到今天会出事,于是用手抓住扶手不放。

      果不然,车开到斗笠山医院附近时,仰天翻进左边田里。我因右手死死抓住扶手,便没有落地,而是悬在空中。其他的旅客则乱作一团,你挤我,我踩你,纷纷抢着往外爬,哭叫连天。

我突然发现,一个八九岁的男孩,胳膊已经折断,被人挤来挤去,哇哇大叫。我担心这孩子会被踩坏,便用双脚把孩子夹住,任凭别人推来挤去。我感到一只手吊在扶手上有点支撑不住,便把左手中的包丢了下去。我似乎还很清醒,丢得很轻很轻,因为我知道包里有照相机。

      我两手死死地抓住扶手,双脚紧紧地夹住孩子,不知哪来的神力,坚持了几十分钟。直到外面有人喊“里面还有人吗”,我才回过神来,大声回答:“有!快把这孩子弄出去。”孩子被人抱出去了,我便落地找我的包。包找到了,打开一看,里面的资料均在,照相机也完好无损,但我却弄得从头到脚一身的泥浆。

我出得车来,见路边、田坎上除了受伤的旅客,就是来救援和看热闹的人。我发现那孩子已经被一位好心的婆婆照顾着,心中的一块的石头落了地,便准备拦车走。有旁观者拉住我,说:“你不去医院?你不找车主赔钱?”我笑着摇了摇头。

      这时,马上有人拉我上了不远处的一辆中巴车,说:“上我的车,我送你进城。那车主姓刘,是青烟的,你以后也可以找他。”我说:“我没伤着,况且他们自己也伤了,我还找他干嘛。相信他们会记取教训。”

车开到百花大厦前的丁字路口停下来,司机立即给我喊来一部叭叭车,把我送到地区教委门口。在教委门口做生意的粟立清,见我满身泥浆,问我怎么回事?我说:“一言难尽。你先拿两块钱给这位师父。”叭叭车车主连连摆手,说:“你是命大之人,搭你是我的福!”我说:“钱还是要给的。”

      我简单地给粟立清说了说车祸的事,便回家洗澡、换衣服。等我洗完澡,换上衣服,突然自己问自己:“我带有照相机,为什么当时不在出事现场拍张照片?为什么洗澡、换衣服前不给自己留个泥浆满身的影?为什么我身上有钱,还向粟立清借钱付车费?”这只能说明:我当时脑子还是有所影响,神智并不完全清醒。此时,我才感到脖子有点疼痛,于是找伤湿止痛膏贴上。

      下午,我照常上班。为记录上面的故事,我叫人拿我的照相机,拍下了这张照片。

      524,《娄底日报》发了一则“简明新闻”,说:“59日上午1120分,一辆从涟源开往娄底,车号为‘41-32194的个体中巴车,驶至斗笠山镇香花村与坑田接界下坡路段时,由于高速行车,中巴车翻入左侧路边稻田里,造成29人受伤的重大翻车事故。”又听418队和斗笠山子弟学校的人说,死了好几个人。

      据此,当时车上至少有30人,29人死的死,伤的伤,唯我一人“皮毛无损”。粟立清告诉我,说他的儿子粟鹏说:“佘伯伯是个好人。好人不会有事的!”


上一篇:永远出不了头 2006-5-18   下一篇: 幸亏敲错了门 2008-10-11
相关评论more>>

欢迎发表自己的高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