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星楼文化体验·田园生话·自供胜特供3

万星楼文化体验·血性素养4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老版万星楼3 >> 端阳讲堂 >> 快乐人生传 >> 没人提出要红包 2006-6-15

没人提出要红包 2006-6-15
发布时间:2016-01-15 10:23:43 作者: 佘国纲 来源:万星楼网站
没人提出要红包
      2004年2月18日,我约请端阳楼所在的竹山居委会曾主任和洞井组周组长,以及房屋原主老杨及居民组的左邻右舍等,拟在家便宴接待,请市农行徐剑雄、市政协的李漠才作陪。约了8人,作了10人的准备。可下午6点时,曾主任未到,而组委会的大都来了,人数将近20。
      老杨把我叫到一边,说:“佘老师,他们不是来吃饭的,是来要红包的。大家听说,你建端阳楼,是为了筹建万星楼,这是一件大公益事,不但政府有钱拨,而且还会有很多人捐款,你如果不表示点意思,那今后可有麻烦。”
       我对老杨说:“既然大家来了,饭是一定要吃的。不过,我请客,是不上馆子的,就在家里。至于红包,如果有人提出,到那时再说吧。”
      我于是走到大厅,对大家说:“各位,本人已经买下贵居民组老杨同志的私房。今天请大家到家里来,一是与大家一起吃顿便饭,互相认识一下;二是请大家从现在起,就把我当作组里的一员,不要把我当外人。好不好?”
      “好!”
      “既然这样,我们就请全国摄影协会会员、市政协机关党委书记李漠才同志为我们合影留念,好不好?”
     “好!”
      李漠才同志给大家照完相,因事没吃饭就走了。他走后,又来了几人,未能参加合影。
      这种家宴,自然是本人主理,徐剑雄则陪大家聊天。徐剑雄家在娄底城区,其父是个老基层干部、老人大代表,在群众中很有威望。他与客人们谈得很热火。  
     很快就开饭了,挤作两桌。大约八点多钟,大家吃完饭,喝完茶,要走的时候,组长说话了:“佘老师,我们非常欢迎您把端阳史志馆放到我们组。但有件事,不好意思,就是现在电业局改造线路,改造费请您多少付一点为好。”
      我说:“我知道,现在还要重新装电表,费用都是组里付的。如果以后,组里要每个组员分摊,我一定付。如果别的组员都由组里付,那就请一视同仁吧。开始大家不是答应过,从今天起,我就是组里的一员,大家不把我当外人吗?”
      “这…这…”一位老者急了,“佘老师,我们是答应过不把你当外人,可不当外人,你就要和我们一样,那我们每年还有一万多元的红利分,岂不是你也要有……”
       老者的话没说完,大家纷纷起身走了。临走,一位张姓老支书拉着我的手说:“佘老师,莫怪群众对你不理解,就是我,对你也不理解。你这么好的家庭,这么幸福安稳的生活,还不知足,拿自己的钱来办公事,嫌没事做 是不是?”
      老张的话立即使我想起《教师报》的“新闻话中话”所说“佘老师在用他的方式试图拒绝平庸,活出真自我,跳出在别人而非自己看来非常幸福安稳的生活圈子”。我正想把这个意思对老张说,可他急着要走了,没有说成。
饭前,饭中,饭后,在我的家里,都没有人提及要红包之事。
      事后,徐剑雄告诉我,那是因为他告诉了客人们:佘老师买下旧房建端阳楼,做图书馆,既没有政府拨款,也没用群众捐款,完全是自掏腰包。

上一篇: 香山开会 2011-9-4   下一篇: 梦一样的车祸 2006-6-1
相关评论more>>

欢迎发表自己的高见!